@ 2012.09.21 , 13:08

关于人为提升动物智力的争论

[-]

这种事始终还是发生了。上周 iO9 上出现了这样一篇报道,科学家们成功地使用脑部移植来提高了恒河猴的智力水平,虽然这种提高不具有永久性。多年来,未来学家和科幻作家们都在推测类似事情的可能性——而现在事实依据摆在了他们面前。并且大家可能都会想到,像这样前期的科学突破,可能只是该领域的冰山一角:药理学,遗传学,还有控制论(cybernetics)的不断进步给这项研究带来了巨大的希望。

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们应不应该为周围的生物提高智力呢?我们有这个权力吗?做了之后我们会后悔吗?

为了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该突破的含义,iO9 的编鸡们找到了:未来学家 David Brin,他是畅销书 Existence 的作者;来自美国康涅狄格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生物伦理学家 James Hughes,他是伦理学与新兴科技研究所的主任。通过和他们的对话,这个科学突破的意义渐渐清晰。同时他们的观点是,动物智力提升会变得十分真实,可行,而这对人类和动物王国之间关系的影响是不可逆的。他们认为,挑战就在于,如何巧妙地,安全地来做这件事。

科幻的极限

[-]

在本文所讨论的问题上,科幻作家如往常一样开了个好头。例如赫伯特-乔治-威尔斯(H.G.Wells),皮埃尔-布尔(Pierre Boulle),考德维那-史密斯(Cordwainer Smith),格兰特-莫里森(Grant Morrison),当然还有 David Brin 这样的作者对提升动物智力的益处,可能的陷阱等都做了充分的思考。前不久,《人猿星球的崛起》和雷德利-斯科特的新片《普罗米修斯》都对干涉动物智力做了[不太严肃的]思考。电影中主要体现为,将相比人类等级较低的动物的智力进行直接的干预,让它们变聪明。影片旨在对人类的狂妄自大起到警示作用。如电影中的故事一样,提高并巩固动物的智力很容易引发我们无法控制的事故。

但是,对于新兴科技,科幻作家所做的思考可能不够全面。“几乎所有这类故事都假设这种操作失败了,或者造成了极其坏的影响——因为失败了才好写接下来的故事,”David Brin 告诉 iO9,“失误能创造危险,所以他们把被提升者塑造为情感麻木,不明智不考虑后果,凶残的奴隶主们。”Brin 说,当作者们将这样的故事情节拼凑到一起时,“你甚至不用动脑整个故事就已经出来了。”

更具挑战性的其实是描写人类在这类实验上获得了成功,或者至少出发点是好的——有了这样的前提,故事仍然能充满刺激和动作。Brin 渴望能看到开放性的,诚实的故事。

Brin 很肯定,如果有人试图“提升”更高的生命形式,他会面临很严重的后果。“右派会攻击这些人的傲慢,因为我们擅自使用了’上帝的权力‘,”Brin 称,“而左派也会抨击他们。左派会认为海豚[和其它一些动物]已经很聪明了,它们有自己的文化和尊严,不需要’智人‘将他们对于智力的概念强加到自己身上”。

Brin 并不赞成上述任何一种观点。“从我所做过的所有研究中我总结出,鲸目动物,灵长类动物,鸦科动物,鹦鹉,鳍足类动物(海狮)以及其它一些地球上的物种,它们看起来好像被困在了一层玻璃天花板下,”Brin 告诉我们,“大约相同水平的思考,解决问题,语言能力和进化好像还不足以让它们突破这个瓶颈。”

随后,Brin 认为如果人类拒绝给予地球上其它动物高功能化和智力提升,这是人类自私的表现。他描绘了一幅未来地球文明的蓝图,文明中充满了各种声音。“想象一位海豚哲学家,倭黑猩猩门诊大夫,乌鸦剧作家和诗人,”他说,“如果我们连试都不试一下,想想人类会多孤独。”

不过这个观点同样充满争议。我们真的就应该走上这条“不归路”吗?Brin 同时也指出,“就算我们能正确理智地处理这件事,秉着爱的目的,过程中的痛苦仍然是无法避免的。”

透过生物伦理学来说

毫无疑问,动物智力提升必须需要一个实验阶段——毕竟动物智力提升后的情况是我们无法估计的,众多科学家,伦理学家和动物权利保护组织都为此担心。

而确实,很多医疗机构也注意到了这个实验可能带来的风险。回到2011年,英国的医学科学院发布了一篇报告文章,呼吁有关机构应该建立健全法规来对这类高风险,敏感科学实验进行监督。这是科学界对于潜在的“第三类”(“Category three”)担心的回应,既动物被赋予类人的特征——比如交谈能力和人类等级的智力。他们的报告中体现出了对“科学怪人”出现的担心,并且认为将动物“人类化”的实验可能会为我们制造出“怪物”。

但是就上周的提升实验来说,它的意义之一还在于,它标志着人类已经正式进入人为提升动物智力的实验性阶段了。

不管最后我们看到的是怪物还是什么,提升动物智力(不论是从科研角度还是从实践的角度),都会导致一些在伦理上非常暧昧的问题——试验本身会让动物在心理上和情感上受到折磨。科学家必须非常谨慎地对待实验品,保证它们身心健康。

[-]

类似这样的担心与恐惧也逐渐进入了生物伦理学和科技激进分子的团体中。“一般来说,我不喜欢这种具有侵略性的科学研究——在灵长类动物身上做研究,尤其是类人猿,我认为它们的‘人格权’应该受到保护,”James Hughes 说。Hughes 担心会出现潜在的“虐待”,也担心科学家们其实低估了很多动物的能力,比如鲸鱼,大象和类人猿等。

和 Brin 一样,Hughes 也相信动物智力提升可能是一次重大的历史机遇,我们可以借此机会让整颗星球都变得只能起来。动物智力提升可以看作是一次教化+启蒙运动。届时人类可能需要自愿放弃长期以来地球上头灯智慧生物的头衔,为地球引入一个新的智能生物体系。

[-]

如果给予了动物沟通与交流的能力,它们更容易表达自己或自己种族的意愿,增强它们的主观性,不过还是有很多反对意见。我们怎么就知道动物们真的“想被提高智力”呢?作为人类,我们为智力赋予了太大的价值——我们的能力,我们的命运,全都和智力相关。如果这对人类有益处的话,在动物王国中应该是通用的。

本文译自 : iO9 ,由译者 keep_beating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