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9.15 , 17:01

父亲的遗传很重要

孕产开始会遇到生理问题,但随后还会遇到更多其他问题。一旦一个女人怀孕被大家知道了,建议风暴开始了。不要吃太多!你的孩子会肥胖。不要吃得太少,你的宝宝生下来会太小。看在老天的份上,不要喝酒。哦,稍微喝一些酒也没事。不管有多少矛盾的东西,专家们说,千万不要惊慌。应激激素会严重影响婴儿的神经系统发育。

[-]

所有这些建议,是因为孕妇怀着婴儿并提供他们生长的环境。不过,事实证明,准爸爸也影响婴儿的发育,而且不只是基因遗传的因素。生物学研究已经进一步证明,一个男人的健康和快乐,将对他未来的孩子的健康和快乐带来重要的影响。这是因为一名强壮的,有适应能力的男人更可能成为一名出色的父亲,可能还有其他原因,或他很可能有良好的基因。无论是一个男人的基因是好或坏,他孩子的身体和思想会反映出他的选择的生活方式,这种影响在他自己意识到之前很早就发生了。

医生已经告诉男子,抽烟,喝酒和□□可以降低他们的精子质量。医生也许应该补充的是,未出生的孩子的健康会受到父亲吃多吃少,吸收的毒素,承受的创伤,他们的贫困或无力感,以及他们在受孕时候的年龄的影响。换句话说,一个男人需要知道的是,他的人生经历将在他的儿女身上留下留下生物学的痕迹。更令人惊讶的是,这些孩子们可以将这些痕迹传递给他们的下一代。

之前我们对父亲对后代的影响可能还停留在高中的生物学知识上, 精子和卵子结合后精子提供了一个染色体,卵子也提供了一个染色体,孩子一生的基因就被确定下来,包括身体素质,性格特征,认知方式等。但遗传的途径依旧更复杂和多样化,基因可以影响,文化可以影响,父亲的行为也可以影响。

最近科学家对表观遗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表观遗传就是既不通过基因的方式进行遗传,也不通过非基因的方式进行遗传。表观遗传主要是通过合成物质与DNA结合与分离的形式来决定是否进行遗传,在近二十年之中,对表观遗传的研究非常狂热,科学家和生理学家喜欢它的原因是基因的表达和抑制在一定程度上受环境影响,并且与基因一样在人的性格,外形和疾病易感程度上发挥着同样重要的作用。 我们的基因可以通过三种方式进行表达或者抑制,我们吸收的(食物,饮料,毒素,空气),我们经历过的(压力,创伤),我们的寿命。表观遗传意味着我们的身体和精神在更新世时代就不是一成不变的,就像进化心理学说的那样。我们的生活方式和我们生活的世界也会有影响。表观遗传意味着我们是历史,社会和个人的综合产物,我们是如此密切,很少有人想到,历史可以对他们带来影响(18世纪法国博物学家让 - 巴蒂斯特·拉马克认为,获得性状可以遗传的。二十世纪的达尔文的遗传论认为拉马克可笑的,但最近因为表观遗传被发现,拉马克主义东山再起)。

营养可以影响父亲的遗传基因,最有名的例子来自瑞典北部的一个角落城市Overkalix。直到20世纪,Overkalix与世界隔离,因为没有道路,火车进去,甚至在冬季,船都进不去,因为冰冻的波罗的海过不去。因此,Overkalix有歉收时,孩子饿死了,有好收成时,可以吃饱。十年前,为了研究儿童的健康与食物的关系,瑞典的研究人员挖出1799年Overkalix的纪录。研究人员的发现是非常奇怪的。他们发现,当孩子在青春期前(9和12岁之间)吃不饱,那他们的儿子成年后得心脏疾病的几率比一般人低。当男孩在此期间吃的过好,那么他们的孙子的糖尿病的发生率较高。

[-]

在2002年的时候,英国遗传学家发表了一篇文章,猜测青春前期一个小男孩吃了多少可能影响开启几年后制造精子的遗传基因。然后,在如此复杂的过程中,没有人可以明确它的发生机理,但可能与的生殖细胞有关系,那些重新编译的遗传物质转移给他的子子孙孙。十年后,动物学家证实雄性动物过去的营养状况在他后代的身上会产生令人惊异的影响,饥恶的雄性大鼠□□后,他们生出的后代的血糖水平明显低,肾上腺激素(对抗压力)也低,还分泌出胰岛素样生长因子1(这有助于婴儿发育)。东南亚男性嚼槟榔,一种含有影响代谢功能化学物质的零食,更可能生出有体重问题和心脏疾病的儿童。动物实验还表明这种问题还会遗传给下一代。

环境中的有毒物质还会在孙子和重孙身上留下明显的痕迹。 Vinclozin,一种杀菌剂,以前在美国广泛使用(现在已不常见),被称为内分泌干扰剂,它会阻止□□激素的产生。母鼠在怀孕后期接受一针大剂量的vinclozin注射后,出生的雄性老鼠极有可能出现□□功能缺陷和生育能力下降。这些问题一直遗传到四代雄性大鼠身上。

食品和毒素在我们身上造成变化,已经不再让人感到惊奇了,即使是这种变化可以遗传好几代我们也已经略有了解了。但让我们没想到的是,心理层面也存在表观遗传。为了解更多,我访问了了西奈山医学中心实验室的精神科医生埃里克内斯特勒博士,他做了研究雄性小鼠的所谓的“社会挫败感”实验。他的研究人员把雄性小鼠和大型雄性种鼠一起关在笼子里,饲养者让大鼠每天攻击雄性小鼠约5分钟。如果用屏幕将大鼠和小鼠分开,屏幕上会显示大鼠为了攻击雄性小鼠而留下的爪印。所有这一切都让雄性小鼠受到了“一个可怕的应激水平”内斯特勒博士说。此过程重复10天,每天换一个笼子,每个笼子里的折磨者(大鼠)各不相同。折磨停了下来的时候,大约三分之二的雄性小鼠表现出永久性的,可量化的抑郁,焦虑和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症状。然后,研究人员将这些雄鼠与正常母鼠□□,当他们的幼崽长大,这些幼仔往往会对社会压力反应过度,焦虑和沮丧,甚至糖水都不要喝,尽可能避开其他老鼠。

内斯特勒博士不知道父鼠究竟是如何的将创伤遗传给后代的。这可能是通过精子,或可能是通过一些更复杂的自然过程。为了弄清这个问题,内斯特勒博士的研究人员不让这些老鼠□□,而把它们都杀了,并获取了它们的精子,通过人工受精让雌性小鼠怀孕,而最后发现它们的后代基本上是正常的。也许是精子在错误的阶段取出来的,或者是雌鼠在与这些受年龄过创伤的小鼠□□过程中获得了一些信号。内斯特勒博士说。也许是雄性小鼠身上产生的一种外激素,或者是声音,这使雌鼠不愿意给他的小狗的营养和护理。雌鼠已经知道,并不愿在非最优的雄鼠受精的卵子上投入,这个结果具备完美的进化意义—为什么要在一个失败者身上浪费资源?

当谈到的表观遗传,前面提到的化学毒素侵袭和生活挫折可以影响精子。一个女人一生的卵子数量生下来就已经有了。而一个男人40岁时,他的性腺细胞需要分裂610次来产生精子。在他50岁的时候,这个数字上升到840。每次这些细胞的自我复制时都可能会出现错误的DNA链。一些研究人员现在认为,这些错误的百分比不只是反映在基因突变上,还有以经验为基础的表观遗传标记,会影射给胎儿并影响胎儿大脑的发育。另一种理论认为,老化的性腺细胞更容易出错,因为需要修复的出错的那部分DNA已经被表观遗传抢先填补了。在任何情况下,我们现在知道,高龄父亲生出来患精神分裂症,自闭症和双相情感障碍的儿童比例更高。

在去年发表的一项针对超过一百万人的综合分析后,瑞典卡罗林斯卡研究所的克里斯蒂娜得出的结论是:50岁以上父亲生出的孩子患有自闭症的几率是29岁父亲的2.2倍,其中母亲的年龄和已知的危险因素已经被分离,单独研究父亲年龄的影响。当父亲年龄达到55岁时,几率增加到4.4倍。生育老龄化是引起自闭症的病例激增的主要原因?上个月自然杂志公布的一项研究,在冰岛78个家庭中使用的全基因组测序后,发现父亲的生育年龄与他们的精子突变存在显著的关系。雷克雅未克的研究人员已经发现这些突变与儿童孤独症和精神分裂症存在一定联系。
纽约州精神病学研究所的心理生物学教授杰伊·金里奇,在他的华盛顿高地实验室进行了老鼠幼崽对比实验,比较年轻的雄性小鼠(3个月左右)和大龄雄性小鼠(12个月至14个月大)的幼崽之间的差异,他形容,并不是“惊天动地”,他们重量几乎相同,在早期发展过程中没有很大的差距。但当老鼠长大后,差异出现了了。高龄父亲的幼仔缺乏冒险的个性,他们对高分贝噪音作出的反应与精神分裂症患者类似。

不过,金里奇说,“这些差异看似不明显,于是他决定将结果写在钟形曲线图上的数据池上。“绝大多数”高龄大鼠的后代是完全正常的,”他说,这意味着他们的得分落倒抛物曲线的下面。真正的差异是在钟形曲线的两端。小鼠的认知或行为障碍有异常值,来自一个老父亲的可能性增加六倍。”相反,超高性能的小鼠约6倍的可能性来自于一个年轻的父亲。 “我是一个本质上对这个说法持怀疑态度的人,”金里奇博士告诉我,但他对这些结果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有关自闭症和精神分裂症是如何出现在一代又一代身上,目前还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我认为我们将不得不考虑,父亲的年龄与它的后生效应问题,也许可能是解释精神分裂症和自闭症奥秘的一种方式,因为这些疾病的一直存在,自闭症还有上升的趋势,金里奇博士说:“从一个残酷的达尔文主义的角度看,不知道这些基因是如何在人群中存在并发展壮大的。”

当你是一个高龄母亲,习惯医疗测试技术人员的白眼,担心你的宝宝患有唐氏综合症,在年轻母亲的目光中,感到怀孕晚了,因为你更关心自己的事业而不是家庭。但随着父系遗传研究的不断增多,疑问的指针开始向父亲摆动。“我们正在经历模式转变,”纽约大学的精神病学教授多洛雷斯马拉斯皮纳说。他已经在父亲年龄和精神分裂症之间的研究做了开创性的工作。高龄产妇不再需要承担所有责任:“是高龄父亲损害了后一代的人。”

岁月的痕迹,只是一个影响人的生殖活力的因素。表观遗传学迎来了一个性别平等的新时代,男女需要担心那些曾经由女人一方觉得存在的威胁。马拉斯皮纳博士还记得,她去医学院工作之前,她曾在一家化工厂生产放射性药品。谁在那里工作的妇女会受到定期的,全面的检查,以免有毒工作场所影响她们的卵子。但也许,马拉斯皮纳博士指出,工厂管理人员应该照顾下男人,他们的生殖系统和妇女一样容易中毒,甚至更多。孩子的健康曾是他们的母亲的唯一责任。现在,父亲也要被追究责任了。本文译自 NYTimes,由译者 amo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