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9.10 , 15:09

我们为什么会笑?!

[-]
1962年在今坦桑尼亚的地方,爆发过一次大规模的‘传染性笑病’。才开始是在当地一所女子学校发起,12-18岁的妹子开始无缘无故、歇斯底里的大笑,这看上去似乎还好,紧接着这些‘笑病’便传染到了临近社区,到爆发结束,总共有14岁学校1000多人感染了这种歇斯底里的笑病。该‘笑病’在当地持续了2年之久,不过好消息是,这种病并不会引发脑膜炎等严重病症。

医学上将其称之为:Laughter epidemics/笑声传染病,它似乎对人体没有害处。

除了突发性的‘笑病传染’案例之外,实际上很多地方人类也利用‘笑’的这种特性来做一些事情。例如在Pentecostal 教派中,宗教成员会使用富有感染力的笑声,作为传道的一种方式。在孟买,还有一种‘大笑瑜伽’,也是通过笑声不断的影响周边的人。

实际上,人类会傻B的因为别人笑而自己笑,并且没有任何原因。大笑瑜伽的老师们发现“只需要别人笑声的刺激,自己也会笑,甚至不需要任何笑话(或者好笑的事情)”。

细心的你可能发现“擦,这不就是情景喜剧中的,背景笑声吗”。是的,人类就是这么容易欺骗。研究人员表示“当我们听到笑声,我们便像傻乎乎的动物一样,会变得盲目的笑,如果当时旁边有其他人,这笑声就会产生连锁反应,形成全场爆笑”。

笑对于人类来说,除了带来快乐之外,还有一种集体感。它其中蕴含了丰富的社交信息,研究人员甚至认为:笑是一种社交信号,而非自我情感表达,实际上通过纪录我们发现人类多是在社交时欢笑,独处时仅仅是微笑。本文译自 guardian,由译者 oioi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1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