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9.07 , 21:48

酒醉的科学

人们往嘴里塞的食物实在很多,有的让人们活下来,有的很美味,有的让人赢得吃货大赛。酒跟这些不同,为何自从这玩意存在以来人类就一直喝个不停呢?

[-]

有各种各样的酒精分子,但滑入人们喉咙最多的要数乙醇了。用技术化学术语讲的话,乙醇分子结构看起来就像一只狗。两个碳原子粘在一块支撑起氧分子充当头部,六个氢原子散布在颗粒周围给每个碳原子做两只脚,一个氧原子是它的鼻子,后边还有个碳原子构成它的尾巴。乙醇是水溶的结构紧密,它像只小狗总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

[-]

酒精在一定程度上能通过脂质穿透细胞膜,在血液和细胞膜之间自由穿行。因为其中的氧是可溶的,会领先进入消化系统,溶进血液中的水里,遍布于肌肉中,在皮肤上一览无余,会进入心脏,甚至在大脑里溜达,这就是它魔力的秘密。

酒精一旦进入大脑,就在脑的特定部位、伏隔核神经元里发挥作用了。这一部位位于脑的奖赏中心和协同,记忆部位的中心点。酒精引发伏隔核、这一热发动系统释放出大量的多巴胺,多巴胺让人们感觉心情愉快,变得自信和健谈,虽然它被认为对大脑具有镇静作用。酒精没有被限制在大脑的奖赏中心,相反的,它会在脑中游荡。当神经彼此交流的时候,一个发出特定的化学信号,另一个受体接收信号,一旦它收到足够的信号,它就被激活了。酒精结合了许多受体,它控制住谷氨酸受体,不让它们激活。谷氨酸能使神经元兴奋,因此假如许多谷氨酸受体被封锁,能激活大脑的特定刺激只能引发了一个缓慢的、抑郁的反应。酒精也会跟氨基丁酸(γ-氨基丁酸)受体结合,后者使受到刺激的大脑反应慢下来。这样,就让一个醉熏熏的人感到平静,昏昏欲睡,大脑的活力被进一步压抑住了。咖啡因会让人清醒,不会昏昏欲睡,但它不能给那些神经受体解除封锁。

[-]

人人知道一次摄入太多的酒精可能会致命,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就如前面所说的,酒精压抑了神经,而神经几乎影响到身体的每个部位。达到一定量的酒精会让人们想睡,会压制呕吐反应,人们因此往往被他们自己的呕吐物噎住而失去知觉。最令人担心的是,酒精会残留在大脑中,甚至会影响大脑控制的如呼吸,心率这些最本能的事情。一定量的酒精会关闭大脑的一些功能部位。大脑仅仅遗忘了怎么呼吸,人们就昏死过去了。

酒精在肝里分解,损耗了肝功能。酒精没有直接破坏肝,但是肝分解酒精后的产物破坏了它。同时,没被分解的酒精在身体徘徊,变成尿液从肾出来,从皮肤出来,从肺呼出来。

酒精并不是一无是处,一些文章相信一天一杯红酒既不会有害,又能预防心脏疾病,或使器官功能延长。有的时候,轻松和快乐能用酒杯来量化也是很好的,所必须的是需要知道到底多少酒进入大脑才是安全的。为做这周的节目,我也花了点时间喝酒。没开玩笑,我们请到了2010年最好的调酒师 Russell Davis 来教我们如何科学地喝酒。为此他创作了《我们曾经有过的最大的火球》在《我们来自未来》上,真是令人敬畏。

本文译自 io9,由译者 shixinxi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