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9.05 , 21:46

关于变老的科学研究

衰老(ISNS)是人类公认的困扰,人们以各种方式徒劳的对抗它:从做手术提高我们皮肤的弹性到做游戏保持我们大脑的活跃;在大自然中,尽管变老有多种多样的表现形式,科学家们则开始更深入的关注有机生物体随着年龄的神秘变化。

任何一个进化方面的生物学家都会说:衰老,是一种随年龄增加而身体恶化并且死亡率增加的现象,是是合理进化的概念,是生存和繁殖的能力。个体通过复制基因繁殖后代能最好的赢得这场生存进化的游戏。如果基因突变发生的较大的年龄就会缩短寿命,但是这样能帮助年轻的个体,这些突变将会得到遗传。理论上来说,应该会发身许多的突变能影响人生的后期阶段。

[-]

斯坦福大学的生物学家 Shripad Tuljapurkar 说:“当人类不断变老,繁殖能力也将下降,所以衰老应该在失去繁殖能力的时候,但是这个理论是不成立的:很明显,我们人类早已经过了更年期,问题是为什么呢?”

对人类来说,这个问题涉及很多社会因素。在到达成熟期后,人类将有一个稳定的死亡率,每年大概是1/10000,到了40岁之后的人群的死亡率将成倍增加。

大约在10万年前,成年人的死亡率是非常高的,每年大概是1/100。

一些人类学家和人口统计专家提出了祖母假说以解释为什么人类在健康繁殖结束后还能那么长寿。理论上应该是:女性可能自己停止生殖,但是这有助于提高下一代女性的生存能力,并且她们可以反过来照顾好她们的祖母。

变老几乎没有一个规则可以遵循,一些动物的寿命较其他动物长,也就是说他们好象不会变老和衰老。岩鱼能够活到205岁,巨型陆龟可以活到255岁,小的淡水水螅能够细胞再生。在植物界中,有很多事情更奇怪,一株白杨无性繁殖的小树林能够有一万年的历史,红衫数可以活4000年,如果它们的晚年年纪不能被察觉,那它们是否真的已经变老?——答案可能是的肯定的,佐治亚大学的生态学家 Richard Shefferson 如是说。

如果基因携带着有关寿命的编码序列,那么了解基因将会帮助研究人员了解变老的过程。Tuljapurkar 想要知道一个长寿的人有什么与众不同。他在五月发表了一篇文章,表明真实世界中存在许多巨大的变化。

Tuljapurkar 在文章中提到,如果一个人能长寿,那只是很幸运的,关于长寿的基因能遗传的概率真的很小。

在变老的科学研究中,生物学家发现端粒,一种存在于染色体末端的保护遗传信息的DN□□段。在人类血细胞中,在生命开始之初,端粒的长度是8000个碱基对,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减少到3000个碱基对,而老年人只有1500个。

每次细胞分列的时候,一个人的细胞的端粒末端将平均失去30到200个碱基对。虽然端粒的缩短标志着一个人的年龄,可以防止单个细胞无限的存活,但是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他们主动减少了人类的寿命或者有助于人类衰老的进程。

在人类世界之外,生物学家才刚开始了解酵母,真菌和植物衰老的机制。

Shefferson 说:“我们说了解的关于衰老的东西大部分都来自非常小的生物群。植物难以进行探索,真菌几乎还没有接触。我们希望的是能让大家对奇异的生物感兴趣,如果他们能衰老,去了解他们是如何衰老的。”本文译自 LiveScience,由译者 雨衣甘蓝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