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9.02 , 00:44

基因测序解开癌症药物药效个体差异之谜,众多被抛弃药物或能起死回生

许多实验中的治癌药物最终不能走向市场就是因为在临床试验中它们并不能使大多数人康复,但是研究人员发现即使是在失败了的试验中,部分病人的恶性肿瘤还是缩小了很多,可是由于个中原因无法确定,研究人员也就否决了这种药。但是今天有研究者报告称通过对患者离体肿瘤基因组序列的测定,他们能知道为什么相应的治癌药物只对特定的患者起作用,对其他人则无作用。由此可知,实验所用药物在未来仍有发展空间,而这类试验也许能使更多最初临床试验失败的治癌药物在实验室里得到重新利用,并发挥作用。

在进行实验时,一名罹患转移性膀胱癌的女性在服用了一种名叫 everolimus(依维莫司)(该药物以一种名为mTORC1,用于细胞生长的蛋白为靶点)的治癌药物后,她体内的恶性肿瘤竟然消失了,这个现象让美国纽约市斯隆-凯特林癌症研究中心(MSKCC)的研究人员感到非常的疑惑。纽约市威尔康乃尔医学院和 MSKCC 的医学家 David Solit 说:“试验中的大部分患者并没有因为服用该种药物而病情好转,但是有一个患者2年半内都无癌症复发现象,对于这类连化疗都无用的癌症,这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

Solit 的团队还对女性体内与肿瘤敏感性有关的 mTORC1 蛋白的部分基因序列进行了检测,看是否存在突变,但是没发现任何特别的。所以在与旧金山市加利福尼亚大学生物学家 Barry Taylor 的实验室的合作中,他们团队将一名女性的肿瘤样品发了过去以获得全部的基因组序列信息。在女性正常细胞DNA和肿瘤细胞DNA的对比中,研究人员观察到了 NF2 和 TSC1 的基因突变在 mTORC1 也同样存在,TSC1 中的基因突变甚至在几个其他的膀胱癌细胞的样品中也出现了。尽管 TSC1 基因并未在科学家的检测范围类,但很明显,这个基因是可能起作用的:人类与生俱来的 TSC1基因随后突变良性肿瘤。而后研究者对失败的临床试验中其它13个患者的 TSC1 的基因突变进行了检测。在今天的《科学》上研究人员汇报说:“肿瘤缩小的四名患者在 TSC1 基因中存在突变,但是剩下的9个人中只有一个人该基因是突变的。”

Solit 和其他人计划筛选出肿瘤细胞中有TSC1基因突变的膀胱癌患者,并用 everolimus 和其它以 mTORC1 为靶点的药物对他们进行进一步的测试。Solit说:“现在我们有了一个清楚的前进方向。”同时,他认为同样的方法可以运用到其它的临床试验中。他还说:“这将会让我们对离体实验改观。尽管研究人员知道的只是一些治癌药物只对特殊患者体内含特定基因突变的肿瘤细胞起作用,但是整套的基因组序列能帮我们确定更多的类似的基因改变和由此引起的疾病。”

来自波斯顿马萨诸塞州总医院的癌症研究员 José Baselga,他引导进行了用于乳腺癌治疗的临床试验,现在他计划对患者的 TSC1 突变的基因进行测试,看它们能否对为什么有些人的药效会更好作出解释,他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同时,研究显示要确定真正对药有反应的基因需要更多的实验对象。我们可能需要更深入的研究,例如对整个的基因组序列进行测定。”本文译自 sciencemag,由译者 老人爱怡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