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8.29 , 23:27

大科普:我们为什么不能挠自己痒痒?

[-]

“自己挠自己痒痒还不如□□有意义,”心理学家 Robert Provine 有次在文章中写道,“你可以通过□□得到□□,但是你不能挠自己痒。”

为什么挠痒痒只在有两个人或以上的时候才奏效呢?并且,为什么我们会觉得被挠很痒呢?

开门见山地说吧,一个最早被提出,并且现在仍占主导地位的假设就是,我们的大脑被程控了——它会自动关闭对那些预知的刺激的反应——最显著的例子可能就是,我们在自己的日常运动中所产生的肌肤摩擦等。在2006年的一项研究(发表于《PLOS 生物》上)中,来自英国的研究者 Paul Bays,Randall Flanagan 和 Daniel Wolpert 给出证据,说人类的这种行为是出自预知自我产生的感觉(predicting self-generated sensations),再减去那些由我们自己的动作所产生的感官(所造成的)结果。

有一点很重要,就是我们需要指出 这种被挠过后觉得痒的机制,和“事后解释”(postdictive,指“事后可预测”,马后炮)的过程有根本上的差异。所谓的“postdictive”反应,举个例子,kb 有一次和一位友人在大街上散步。好盆宇的聊天中当然不缺打打闹闹了,然后脑子抽筋的 kb 拿着手中的烟头试图去烫这位友人的手臂,当然,由于 kb 长期缺乏必要的体育锻炼,所以走位不是很灵活,所谓的烫也只是烟头和友人的皮肤轻轻接触了半秒钟不到的时间。有趣的事就是,如果没有人告诉你这是烟头,你感受到的可能只是手臂上小痒了一下——这也是友人当时的想法。然后友人低下头,看到了烟头,意识到“kb 刚刚用烟头烫了老子”,这个时候离他被烫已经有超过2秒的时间了,而友人发出了被烫过后很疼痛的“哎哟痛”。所以这声“痛”实际上并非人身体的本能反应,而是他的大脑告诉他“你应该觉得痛”。这种被刺激的反应其实是人们自己“产生”的。之前说到的研究者们,他们的发现揭示出一个事实:我们的身体随时都在预测下一刻即将发生什么,并且根据预测会发生的事情相应调节我们自己的感官。

心理学家和神经系统学家们称这个为“感官减弱”(sensory attenuation)——既通过钝化自己“强加的”刺激的感官让你的身体就能更敏锐地对预期意外的刺激做出反应,据 Bays 和他的同事们说,这会“增强人体对外界的感知感应能力”。那么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不能挠自己的痒。自己捏自己的肋骨,或者时不时自己按压大腿,你的身体都被“程序”要求要忽略它们。你的身体随时都在忙着寻找那些意料之外的外界刺激。

但是我们在这里所讨论的到底是哪种刺激呢?是随便一个外人,或者甚至是自己家的宠物也能给我们挠痒吗?没有生命的东西行不行呢?突然乱入的树枝也能挠痒吗?

围绕“挠痒痒对外界刺激的依赖”这个话题,我们最终还是走向了两种主要的假设。第一个就是所谓的“人际”(interpersonal)理论,该理论认为挠痒痒从根本上来说是一件关乎人际交往的事,因此这就要求身体接触的来源是除自己以外的人。第二个就是“反射”(reflex)理论,这个理论的内容就是,挠痒并且让你觉得痒的唯一条件就是“意外”。

研究者们似乎已经找到了很多证据能够证明第一个“人际”理论是正确的。“大部分日常生活中的挠痒都是... 一种引人发笑的社会性背景和沟通方式的一种,”Provine 写道。他本人一直以来都赞成这样一种观点,既挠痒的本质意义在于朋友和家人之间的一种纽带。这篇文章被发表在2004年的《心理学科学走向》杂志上。“[挠痒]将我们绑在一起,将我们置于一种充满笑声的,给予-接受关系的社交小游戏中。”之后他还写道:

想想挠痒这个"社交之舞"吧。被挠痒的人可能会推开挠痒者“侵犯”的手,然后持续这种互动,通过反击的方式。对连话都不能说的婴儿来说,被大人挠痒,并且看见挠自己的人在欢笑,这其实是一种社交入门,婴儿通过这种方式和他们的照顾者(父母,祖父母等)正式走进了一种社会性的关系中。笑就意味着“我喜欢;接着挠我!”,而哭泣和充满敌意的反击对方则意味着游戏过头了。

易痒的特质同样可能是人学习从不怀好意的人们中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这在大自然中是很常见的。“挠痒痒战,”Provine 指出,是“人类斗争中最良性的一种。”他的观察和1984年精神科医师 Donald Black 在《美国医学协会杂志》上刊登的一篇文章不谋而合,既,在挠痒痒中,人们最怕痒的部位恰好也是在搏斗中人体最容易受伤的部位,比如肋骨,脖子等。本文译自 : iO9 ,由译者 keep_beating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