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7.05 , 12:55
356

讨论:中国的太空探索有价值吗

[-]

这篇是针对 io9 转述的一篇华尔街日报的文章,关于神九登月国内更多的是民族自豪感,而 WSJ 这篇 Commentary: Is China's Space Push Worth It? 则将中国的太空探索抨击的一无是处。前段时间在神九发射成功时甚至在无聊图引起很大的争论让我们不得不屏蔽了无聊图的文字回复。今天看到这篇文章感觉有些东西无法言说。以下引自 WSJ 这篇文章的中文版 中国为探索太空付出的代价值得吗?

申明:WSJ 这篇文章不代表煎蛋观点,我们转摘它只是大家继续之前在无聊图没说完的话

美国前总统肯尼迪(John Kennedy)1962年将登月作为国家的优先任务时,登月还是一个大胆的设想。美国当时正在与苏联争夺全球领导者的地位,太空竞赛成为了两种制度较量的缩影。当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1969年踏上月球并在上面插上美国国旗时,其象征意义不言自明。就像中国人常说的那样,这代表着软实力。

如果中国在人类首次登月任务完成大约60年后继续重复这一任务,这会证明什么?依我看,这只会说明想象力的贫乏,而不是丰富。这将是中国人“追赶”西方的长期努力之一。如果中国是在努力追赶汽车或飞机制造业的尖端科技还说得过去,但仅是试图重复美国成功载人登月计划的辉煌其实是一种倒退。

美国阿波罗登月计划由于成本问题和缺乏明确的目标而提前结束。美国人登上月球后,也就是挥杆打了打高尔夫球,开着破旧的月球车到处转了转,毕竟车和高尔夫是美国人所痴迷的两样东西。中国航天员登月后会做点什么不一样的事呢?难道是打打乒乓球?

……

中国如能为自己设定一个不同于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当年登月计划的新奇技术目标,这一目标能受到全世界的赞美并被视为人类福祉,那才是更好的选择。对于中国来说,太空可能并不是应该探索的地方,而地球也许才是更理想的探索之地。付出如阿波罗计划这样的努力来治理中国的空气污染,让父母不用担心孩子以后得肺病,这个想法如何?这或许意味着要让太阳能价格为大众所负担得起、把煤燃料替换掉、确保核能安全或改进一项现在人们还知之甚少的新技术。其实,如果拜中国所赐,能出现一条通往无污染世界的道路,这个愿景将与美国航天员当年奔向月球一样令人目眩。

贴一个 @负波普学会 制作的视频《三个回家的太空人》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5
赞一个 (1)

TOTAL COMMENTS: 356+1

[8] 7 »
  1. 太阳系
    @4 years ago
    2116368

    这也许是和某些喜欢奢侈品的屌丝的心态是一样的,正在崛起的中国还没想好如何做个有实力的国家,只是想炫耀炫耀,
    额,,从长远看,中国航天工程还是有点用处的,万一哪天地球在也不适合居住了,需要移民外太空,不能只便宜了美国。。。

  2. callingbz
    @5 years ago
    1636991

    来里来的民族自豪感哦!!!YY出来的么?…………偶表示对这件事无感,还么有世界未日,这个对大部分人来说没有丝毫益处…………哦,对于政治家和科学家来说还是有意义的。

  3. 广告歌783
    @5 years ago
    1352661

    @ghost: 对老百姓的子子孙孙是有用的,在一条长远的道路上,国家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是相同的。

  4. 广告歌783
    @5 years ago
    1352655

    @GhostZodick: 我想说你就是个二逼。

  5. 招兵买马
    @5 years ago
    1351849

    不要问国家对你做了什么,而要先问你对国家做了什么。

  6. 1351745

    在遥远的未来,当人们回顾上世纪中叶至今的历史时,这期间发生的所有惊天动地的大事都将被时间磨的平淡无奇,只有两件现在被我们忽视的事情将变得越来越重要:一、人类迈出了走出摇篮的第一步;二、人类又收回了迈出的脚步。这两件事的重要性怎样评价都不为过,加加林飞入太空的1961年可能代替耶稣诞生的那一年而成为人类元年,而阿波罗登月后太空探索的衰退,将给人类留下比被逐出伊甸园更惨痛的创伤。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初将当做黄金时代而记忆,在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后仅三年多,第一名宇航员就进入太空,其后仅七年多,人类就登上了月球。当时,人们被远大的目标所激奋,认为再有十年左右人类将登上火星,而抵达木星轨道登上木卫二也不是遥远的事。早在这之前,就诞生了豪气冲天的猎户座计划,用不断爆炸的原子弹驱动飞船,可以一次将几十名宇航员送上外行星。
    但很快,阿波罗登月因资金中断,取消了剩下的飞行。以后,人类的太空探索就像一块在地球重力场中抛起的石头,达到顶点短暂停留后急剧下坠。阿波罗十七号最后一次登月的1972年12月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其后,虽然仍有空间站和航天飞机,有越来越多的各类人造卫星和它们所带来的经济效益,有飞向地外行星的探测器,但人类太空事业的性质已经悄然发生了改变,太空探索的目光由星空转向地面。阿波罗十七号之前的太空飞行是人类走出摇篮的努力,之后则是为了在摇蓝中过的更舒适些。太空事业纳入了经济轨道,产出必须大于投入,开拓的豪情代之以商人的精明,人类心中的翅膀折断了。
    其实,回头看看,人类曾经真的想要走出摇蓝吗?上世纪中叶的太空探索热潮背后的驱动力是冷战,是对对手的恐惧和超越的愿望,是一种显示力量的政治广告,人类其实从来没有真心地把太空当做未来的家园。
    现在,月球重新变成了没有人迹的荒凉世界,俄罗斯和美国的行星载人飞行计划先后变为泡影,欧洲探索太阳系的“曙光计划”也被搁置看不到一点曙光。在航天飞机退役之后,曾经踏足月球的美国人甚至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失去了把人送上近地轨道的能力。

    mor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0d5e800100yb5d.html

[8] 7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