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6.27 , 11:25
20

甲壳虫乐队要为软性毒品蔓延负责?

[-]

俄罗斯禁毒官员称甲壳虫乐队(Beatles)要为全球青少年使用软性毒品数量增加的情况负责。

在莫斯科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该国禁毒官员 Yevgeny Bryun 表示乐队在上世纪60年代的不良宣传仍旧在起作用。他举例说当年甲壳虫曾到访印度,并向歌迷介绍使用毒品可以改变人的精神状态。当人们“意识到”原来精神上的快感可以通过相关产品(#指毒品)来获得,这就自然促进了毒品的使用。他表示目前需要采取强硬措施,打击那些推崇吸毒的大众文化和广告。

贵为爵士的乐队成员 Paul McCartney 就曾在2004年对外承认,他们通过尝试各种不同毒品来找音乐灵感。甲壳虫的音乐一度在前苏联地区禁播,然而现任总统普金确实一名忠实粉丝,他曾在2003年邀请 Paul 前往红场表演。本文译自 telegraph,由译者 生抽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TOTAL COMMENTS: 20+1

  1. 这货
    @5 years ago
    1317203

    普金~霍金~金胖胖~~~~

    [0] XX [12] 回复 [0]
  2. 1317205

    不禁毒会怎样

  3. 1317209

    不禁毒会怎样

    看到超载几

  4. 格雷厄姆
    @5 years ago
    1317227

    看来这个官员马上会受到普大神的裁决了

    [10] XX [0] 回复 [0]
  5. 1317231

    …然后呢?鞭尸?

  6. 桃花运
    @5 years ago
    1317253

    我觉得跟他们没什么关系

  7. jerysys
    @5 years ago
    1317261

    这就好像说,ZF要为专制制度负责

  8. cjf027
    @5 years ago
    1317279

    话说!60~70年代的确很多乐队都是靠药物来获取创作灵感!而且是公开的!

  9. megaflame
    @5 years ago
    1317333

    直到十九世纪的时候,吸毒都被视为高雅行为。无论是大仲马的小说,还是柯南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都毫不掩饰自己嗑药的举动。即使到了二十世纪,依然有诸如弗洛伊德等人宣扬吸毒的好处。而毒品危害性的清楚认识则是到了上世纪后半,尤其是八、九十年代才得以被越来越深入的药理研究给揭示的。我不想为吸毒者辩护,更不认为吸毒是正当行为。但是,用现在的观点去苛责前人,我觉得有失公允。毕竟我们知道所有的答案,而他们却什么都不知道。

    [134] XX [0] 回复 [0]
  10. 风大算屌毛
    @5 years ago
    1317341

    许多明星,名曲确实有一股嗑药的赶脚

  11. ggarlic
    @5 years ago
    1317359

    迷幻摇滚不就是那个年代的么
    the door,pink floyd, jimi hendrix

  12. 1317365

    软性毒品还是有很多争议啊

  13. dadamon
    @5 years ago
    1317367

    然后甲壳虫主唱约翰列侬被人和谐掉了= =

  14. megaflame
    @5 years ago
    1317391

    @dadamon: 据说那凶手还是嗑药嗑多了才这么干的……真不知道说啥好

  15. 1317451

    为什么不把他们成功戒毒的经验宣扬一下

  16. 笑蛤蛤
    @5 years ago
    1317487

    我不嗑药听不懂phonix the legend

  17. 洋物
    @5 years ago
    1317547

    鸦片这玩意不知道在19世纪的英国有多普及。

  18. yaguza
    @5 years ago
    1319091

    @megaflame: 不觉得如此。毒品这东西危害在20世纪已经知道了。成瘾机理至今还没有定论,并不妨碍政府禁止毒品的流通。甲壳虫乐队那个时代(60年代)是美国非主流的时代,非主流嬉皮士们都以吸毒为荣(虽然政府是禁止的)。

  19. anthole
    @5 years ago
    1319235

    电子产品就是下半世纪的毒品

  20. megaflame
    @5 years ago
    1320843

    @yaguza: 已经知道不假,但问题是对具体的危害程度是需要累积案例的。目前无法明确的是对人脑产生幻觉和愉悦情绪以及成瘾性的具体机制,因为这是用来治疗和戒断所必须的部分。或者说正是因为这些原理不明,所以才需要禁止流通——假如能说戒就戒,毒性说解救解,这玩意就成处方药了。关键是对身体其他部分的伤害,已经得到了确切的证实,但就如前面所述,这是一个漫长而辛苦的庞大规模的研究,而且还要顶着当时社会上普遍的看法来进行。虽然说这只要观察就能得出结论,但要具体到产生何等的危害,就不是靠着粗糙的第一印象能判断得了的。也正因为如此,对毒品的看法转变才持续了很久很久。直到铁一样的事实摆在眼前为之。

    至于官方的态度,并不能代表一切。比如禁酒令,最终就被证明是糟糕透顶。当然我不是说毒品不该禁止。我认为基于完整而持续的研究得出的结论和措施才是合理的。毒品确实让人的身心都遭到负面影响,而且是持续性的。因此它应该被禁止。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