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5.09 , 10:31

他们到底怎么死的?“开棺验尸”,回诊名人与恶人

单方面,很多内科医师和内科医师培训生通过出席一堆临床病理学研讨会(CPCs)来磨练自己的诊断技能。CPC与会者会得到一名病人的临床总结,里面包含了各种各样的信息,证实对解决病例是有用的。一次CPC并不被看作是好解决的谜团,但相当于一次演绎推理练习。这种练习也许是一些内科医师职业生活中的一次例行公事,但有一种CPC绝不是什么例行公事。史学CPC绝对是贵宾级别的——回诊历史人物的死。

[-]

由Maryland医学院主办的史学CPC从1995年至今,每年回诊一位历史人物的病例。达尔文、Edgar Allan Poe(十九世纪美国诗人、小说家和文学评论家)、Florence Nightingale(世界上第一个真正的女护士)、 Akhenaten(古埃及第十八王朝法老)、贞德和美国总统Abraham Lincoln都是近几年的病人。今年的病号是列宁,他的死因是众所周知的。但,为什么选择列宁?病例主持人,神经病学家和神经病理学家Dr. Harry Vinters在一发行刊物上作了解释:

“列宁发生了什么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Dr. Vinters说。“验尸结果和历史书上记载的都是典型中风。但我们的疑问是,是什么导致了发生在一个比较年轻而且健壮的男性身上的中风?”

为了找到答案,Dr. Vinters首先不得不收集列宁的临床总结,对许多历史人物来说,这是一项并不轻松的任务。Dr. Philip A. Mackowiak,史学CPC的创始人,在他的书Post-Mortem: Solving History's Great Medical Mysteries(验尸:解答历史上伟大的医学之谜)中已经详细说明了做历史人物临床总结的各种挑战:

…从临床总结方面的史料记载可以得出当代不同医疗记录的重要方面。在大部分病例中,唯一可使用的医学病历都是非内科医师所写的,而他们对重要病例的临床资料的评价和描述都是得到认可的。

但在一些案例中,医学病历大部分必定会因个人私利或者贪恋政权而被歪曲。

一些记述则在事件发生后几年才被写下来,而衰退的记忆可能会给记述的精确性收点税。

但最后,发现那些古远智者们的医学记录里记载的居然是“伟人欠恙,小病一碟”,那些想找出答案的人可不干了,虎视眈眈,特别是那些提出诊断意见的有着诊断癖的大湿们。

关于列宁的病例,作为捐赠者Dr. Vinters记录了其死因是普通动脉硬化(血管硬化)。为什么列宁要把自己的病神秘化?列宁身上并没有大部分主要的致动脉硬化的重点危险因子(抽烟、肥胖、高血压)。正如Dr. Vinters在一发行刊物上所说,众所周知,列宁身上只有一个危险因子:

“他过着极度高压的生活,” Dr. Vinters说。“举个栗子,总有人想暗杀他。我们都知道压力是什么东西,但每个人的反应都不一样。我们并不知那压力是如何影响他的。”

其实,列宁的动脉硬化疾病的确切原因仍旧是个迷,但这个史学CPC已经把一个可能会导致动脉硬化疾病的原因从名单上推敲出来了。Dr. Vinters在一发行刊物上解释到:

脑膜血管性梅毒在列宁脑部已经有清晰的特征。因为梅毒而发生栓塞或中风的情况通常是甚少的。我从那并没发现证据。而其他通常会受梅毒影响的血管则是主动脉,但尸验报告也没有对其特征的相关描述。列宁会感染梅毒的可能性很低。

排除掉一些原因,又增加另一些原因——是任何CPC的标准练习。只是这个CPC要将一些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人物视为他们的病人。本文译自 io9,由译者 Po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5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