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5.01 , 22:35

尝试辟谷的瑞士女子被饿死了

在印度长大的编辑从小就听说过很多关于那些不吃不喝就靠阳光生存的瑜伽修行者。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去试图验证这个传言的真实性,只是假设这是宗教中常见的夸张传说罢了。但是一名瑞士女子很明显就拿自己做了实验,并且结果并不是我们想看到的。该女子的结局就是,自己被饿死了。但是估计到最后她也该意识到,除非自己是一棵植物,不然靠阳光生存这种事还是有些扯淡。

该女子的真名小编没有找到,但是在新闻报道中听到有人称她为 Anna Gut。当她第一次听说这种来自印度教的理论的时候她刚刚五十出头,才看了一部名叫《最开始,只有光》(“In the Beginning There was Light”)。片中有两个人物,一是62岁的“人智学”学家 Michael Werner,一位是83岁的瑜伽教徒 Prahlad Jani。片中他们声称找到了灵性的力量,并且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只要有阳光他们就能够生存下去。受这种“breatharianism”(也就是道教中常提到的“辟谷”)思想的启发,Anna 之后又读了一本澳大利亚作家 Ellen Greve 写的关于闭关修行的书。然后她开始跟随这些书中的描述进行修行了。

[-]

书中的第一阶段 Anna 一字不漏地读了并且遵从了。她不吃不喝整整一个星期,她甚至后来都开始吐唾沫了。第二周开始她开始进食流质食物,但是仍然没有摄入任何固体食物。在这个阶段中,她明显看起来相当虚弱,她的孩子们对她的身体也十分担心。但是 Anna 向他们保证说如果自己真的感到很不适的话一定会停止实验的。然后有一天,就在去年冬天,她整整一天都没有接电话。当她家的们被强制撞开时,她已经死在卧室里了。之后的验尸结果显然是,Anna 死于饥饿。

[-]

令人吃惊的是,Anna 是第一个这样做的瑞士人,但绝不是世界上第一个进行这种尝试的人。医生们都表示“辟谷”这种修行方法和自杀无异。根据英国的一名饮食疾病专家 Dee Dawson 医生说,“这些人肯定是有某种精神上的疾病,我是这样认为的—如果作出这种举动的话。因为一个人自己到底是饿还是不饿,健康还是不健康,自己的身体是最能感知到的。”人类的身体需要从食物中获取能量和水分,这一点是早就被科学证实了的,但是那些辟谷的支持们到今天为止都对科学抱有怀疑或者反对态度。根据他们的理论,光里就有充足的营养。那些神秘主义者指出,有不计其数的古鲁(印度教宗教领袖)们曾经坐在树下打坐好几年,光冥想,不喝水也不吃饭,但是也没有将自己饿死。

在西方世界里,有一个叫 Therese Neumann (特蕾莎诺依曼,1898-1962,在世时因种种神迹闻名遐迩)的人,她曾经就遵照医嘱,两个星期不吃不喝,但是她的体重没有一点点的下降,在两周之间她也没有重度缺水的反应。世界上类似的传说多了去了,但是没有一个足以说服医生和科学家,而我认为,Anna 的例子就已经完美地证明了科学的正确性。

[-]

但是 ...两年前我们曾经看到过这个印度教修行者,声称自己可以仅靠空气生存。后来他被送进病房进行试验,实验期间他没吃没喝,也没有医生能够解释他的身体为甚么还能运转正常。本文译自 : odditycentral ,由译者 keep_beating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5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