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1.23 , 14:52

拖了五年,中性小孩的父母终于揭露其性别

要是现年五岁的 Sasha 就准备一直就穿着这套行头,他的父母也是一点问题也没有。

他们认为仙女翅膀加粉色芭蕾裙和舞鞋的装扮是儿子表现自己的方式。via dailymail

[-]

自打儿子出生的那一刻起,Beck Laxton(46岁,老妈)和 Kieran Cooper(44岁,老爸)就纠结于使自己儿子避免性别可能带来的成见。因此他们选择把儿子称作“小婴儿”并把他的性别当做一个仅藏于密友和亲戚之间的秘密。随着 Sasha 越长越大,爸爸妈妈也鼓励他玩娃娃和乐高神马的,睡在黄颜色(多用于中性婴儿)的房间而且允许他男孩女孩的衣服都可以穿。

去年其实就有一对加拿大的父母因为拒绝说出他们孩子的性别从而引发了公愤和会害孩子变成怪胎这样的指控,Sash 的父母也觉得纸包不住火了。除了因为这种完全非传统的抚养方法两人所受到的压力,他们也希望公开和其他父母谈论中性抚养的问题。

[-]

“我只是想避免性别成见而已”,Laxton 女士咋日澄清道。“"成见问题从根本上就是愚蠢的。你说,把人分门别类到底是为了什么?”

”孩子性别肯定影响他们穿的和玩的,还有也会影响他长大后变成什么样。如果他未来能够发挥的东西被扭曲了那我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在怀孕期间做扫描时夫妇俩就选择不被告知孩子的性别,这是为了避免以后养娃还是养囡那无谓的期待所带来的意义。

而在 Sasha 出生30分钟后他们才问接生婆是男是女因为“使他/她的生活带上性别成见”。比起“儿子”或“女儿”,他们选择男孩女孩都行的通的称呼:“小婴儿”。

而现在儿子要开始上小学了,他们觉得这个秘密再也藏不住了。

Laxton 女士是一位来自剑桥郡(Cambridgeshire) Sawston 的网络设计师。她承认这五年过的很不容易。她说她甚至在她的亲子互动小组被看成“一个不知道自己小孩是男是女的疯母亲”。

“我都连个一起喝咖啡的人都没有”,她说,“他们都觉得我是神经。”

虽然在学校里,Sasha 有时候穿一件其实是女学生制服的褶带袖子和扇形领子的衬衫。但他还未因此受到任何嘲弄或欺负。“大家提都不提这个,我倒还希望他们说点什么,那样我儿子一定能自信地给出一个满意的回答。”他妈妈这样说。

[-]

Sasha 的爸爸是一位软件设计师,他说儿子自己也知道自己是一个男孩,也可以做他任何感兴趣的事情。

“他想穿女孩子的衣服也无所谓”,Cooper 先生说,“我们不会强迫他的。”

“在家里穿穿女孩衣服也只是好玩罢了。我们不会让他在外面那么穿的。”

Laxton 女士说关于性别成见其实是受她家庭背景影响。

“我妈妈很爱运动而我爸有点多愁善感。我记得《绿野仙踪》那会儿,我们哭的很哈皮,而我妈就开始说我们太脆弱了”。她说,“所以男性该怎么样女性该怎么样对我认识的人而言实在是没什么用。”

Daragh McDermott 博士在 Anglia Ruskin 大学教授心理学,他认为要预测 Sasha 这种非传统养育方式的长期影响会很困难。

“以性别中性的形式来养小孩可能带来的立即或者长期后果,这真的很难说。主要是因为目前研究这方面的还太少。”他说。

“也就是说,生长在家庭这种模式会成为小孩成长中对特定性别信息的唯一来源,而对他们自我身份是男还是女或者中性的认识,则会受学校,与其他人的社交,以及大众媒体的影响。”

“随着孩子成长他们也会发展出对自我独特的认识,着包括他们自己独有的对性别的识别。”

去年加拿大父母 Kathy Witterick 和 David Stocker 坚持以性别中性的形式来养他们的小孩 Storm。

Harold Koplewicz 博士是一位美国的儿童精神病学家,他说他完全“搞不懂”这些小康父母怎么会受到这样的误导。

“孩子出生的时候可不是一块白板”,他说,“男性大脑和女性大脑的发育方式肯定是不一样的。男孩喜欢玩闹,女孩语言开发的更好,这都是有理由的。”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