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1.20 , 20:35

可怕的廉价□□:鳄鱼

[-]

如今国外有一种一种名为“鳄鱼”(Krokodil)的廉价□□,因其会导致吸食者的皮肤变成绿色的鳞片状而得名;而且吸食者的肉体会很快腐烂,就像被鳄鱼□□过一样,最后只剩下骨头和一些肌肉组织。它极易上瘾,吸食者寿命最多有两至三年,但大多数人都是在一年內死亡。这听起来像是在电影里的情节,但在俄罗斯确实有这种可怕的东西存在存在(一些 Krokodil □□者可怕的图片)

什么是“鳄鱼”?
就跟□□者用可卡因药丸代替可卡因一样,“鳄鱼”则是另一种比较昂贵的□□□□的替代品。“鳄鱼”中主要活性成分为二氢脱氧吗啡(与吗啡相比,它的6位上羟基脱去氧原子,7,8位上碳碳双键发生加成反应),1932年在实验室合成后迅速被用作吗啡的替代品。它的活性是吗啡的8-10倍,现在主要是欧洲的一些国家尤其是瑞士,将其用作临床镇痛药。可待因,一种常见且易得的镇痛药,只需要经过三步简单的化学反应就可以合成二氢脱氧吗啡。与注射海若因每次需要150美元相比,“鳄鱼”则便宜得多,每次注射只需要6-8美元的成本。

[-]

“鳄鱼”是如何制成的?
问题关键不是二氢脱氧吗啡的使人上瘾,而是注射者根本没办法得到足够纯净的成品。或许在实验室,用可待因合成二氢脱氧吗啡是轻而易举的事,只需要经过三步反应。可是如果在自家的厨房,情况就不一样了,由于缺少一些原料,他们经常采用汽油作为溶剂,混合着一些红磷,碘酒以及盐酸作为反应物与可待因片剂一起合成二氢脱氧吗啡。最终的成品往往是不纯净的橘黄色的液体混合物,正是这些杂质引起一系列的皮肤刺激反应,使皮肤看起来像鳞片一样,最终皮肤组织被破坏。一旦注射处附近的皮肤遭到破坏,这一块便开始坏疽。这样就导致这一块的皮肤开始腐烂,然后慢慢地剥落,最后只剩下骨头。

[-]

为什么成瘾后每时每刻都在注射与熬制?
尽管“鳄鱼”与海若因性状活性高度相似,但是持物时间却比海若因短不少。一般来讲,海若因注射一次可以持续4到8个小时,而“鳄鱼”只有一个半小时左右。通常来讲,如果利用这些易得的日常原料在厨房熬制一份“鳄鱼”大概需要30分钟到一个小时。如此短的持续时间使得“鳄鱼”的上瘾者陷入到一种恶性循环中,一天24小时基本上在不断地在熬制与注射,这样才能维持药效,不犯□□。任何人一旦上瘾后,由于大剂量的使用,身体组织就会慢慢由内而外开始腐烂,在两到三年内死亡,大部分人更会在首次注射后一年内毙命。

[-]
# 这张图太可怕,改成黑白了

为什么“鳄鱼”在俄罗斯泛滥?
“鳄鱼”在俄罗斯泛滥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他们国家的可待因是非处方药,任何人随便走进一家药店都可以买到,而可待因是合成“鳄鱼”的主要原料之一。一旦可待因被列为处方药就会从源头上大大减少“鳄鱼”的合成。但这项却似乎不那么容易实行,因为大多数人认为,即使可待因被列为处方药,那些瘾君子们依然可以通过其他的一些手段获得,但是我们却很难方便的得到这种常用的止痛药。

当然缺乏完善的康复系统也是诱因之一。戒断症状一般会持续一个月,没有超强意志力的人是很难忍受这一月来种种痛不欲生的。而俄罗斯现有康复系统还不完善,并缺少政府的支持。

本月在德国也出现了几例注射“鳄鱼”的报道,尽管在那里可待因被列为了处方药。数十年来,美国,英国和瑞典一直将可待因列为处方药,但在加拿大,澳大利亚,以色列,法国和日本等等国家可待因药片却可以随随便便的买到。也许,我们很快也会在这些国家看到“鳄鱼”。

via io9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1
赞一个 (3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