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7.19 , 08:25

“离奇”死亡——告密者死

卫报消息

《世界新闻报》窃听丑闻中,曾在去年9月份就向纽约时报披露《世界新闻报》前主编安迪·库尔森(Andy Coulson)对电话窃听完全知情的记者Sean Hoare,死于沃特福德的家中。

Sean Hoare曾是《世界新闻报》和《太阳报》的娱乐记者,后来因为酒精和□□问题被解雇。在去年的几次爆料后,上周他又向纽约时报和卫报等媒体透露,《世界新闻报》可以使用警方的技术来定位人们的手机信号。

[-]
Sean Hoare

当地警方的声明是这样的:

“今天(7月18日星期一)早晨10点40分,有人报警说一名住在沃特福德Langley路上的男子可能有‘健康问题’(the concerns for the welfare of a man)。警方与救护车到达时发现了一名男子的尸体,并很快被宣布死亡。

“目前,死因尚无法解释,但被认为并不可疑。(The death is currently being treated as unexplained but not thought to be suspicious.)警方对此事的调查仍在进行中。”

虽然他的健康状况确实不佳,——医生早就对他说“你的肝脏这个样子,你根本已经是个死人。”而常说要戒烟戒酒的他事实上烟酒从不停,之前也曾多次(应该是中风后的)癫痫发作——但死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加上警方声明中奇妙的暧昧不清,还是让人们疑窦丛生。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