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2.25 , 12:38

哈德逊河多氯联苯污染,影响鱼类迅速进化

哈德逊河多氯联苯污染,影响鱼类迅速进化
纽约大学医学院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由于上个世纪中叶的严重化学污染,纽约哈德逊河中的一种鱼类,出现了自然界中罕有的“迅速进化”,从几近灭亡的境地迅速地恢复了过来。

一种叫PCBs(多氯联苯) 的有毒化学物质在上个世纪30年代开始被广泛用于制造工业尤其是电器中,从1947年到1976年美国正式立法禁用多氯联苯的三十年时间里,GE——通用电气公司——共往纽约哈德逊河中倾倒了130多万磅的PCBs,因此在后来被责令清理河道,清污费用至今已经多达13.3亿美元

河中的鱼类死亡甚多,而一种名为大西洋小鳕(Microgadus tomcod)的鱼类尤为遭殃:它们生活在化学物高度沉积的河底,等于是天天与超高剂量的毒物为伍。在1983年的一次调查中,这类正常寿命可达7年的小鳕几乎全都短命——97%只有1岁,能活到2岁的只占3%。

可是不久后人类发现,它们不仅顽强地生存了下来,而且连年龄结构也恢复到了正常的范围。科学家们一度对此感到困惑,在经过对比河中鳕鱼和未经污染流域的鳕鱼后,他们终于发现了区别所在:DNA中的6个碱基对。

[-]

普通小鳕的体内有一种叫做AHR2(芳香烃受体)的蛋白质,当这种蛋白质接触到PCBs时,就会产生一系列化学反应,“中毒”。而在哈德逊流域中的小鳕,有99%在AHR2的表达基因上有细微的不同:少了6个碱基对。这种变异了的AHR2蛋白质很难与PCBs产生反应,也就不会中毒。同时,这一基因表达也使鱼卵对PCBs产生了高达100倍的抵抗作用。

而在未污染河流的小鳕中,也发现了小部分(少于10%)同样DNA缺斤少两的鱼儿,换言之,这种DNA变异在污染开始之前就已经发生,而当哈德逊河被PCBs污染时,原本无关紧要的变异一下子就成为了生死攸关优势基因,在短短五十年的“物竞天择”过程中,这些“变异”鳕鱼迅速壮大、成为了赫德逊河中新的“常态”。

纽约大学的群体基因学副教授Isaac Wirgin说:“进化在我们眼中一直是经历上千代繁殖的漫长过程,这一次却发生得相当快。”对于这种变异对小鳕有没有什么其它负面影响,研究仍在继续当中。

//其实也就是类似于病毒和细菌产生抗体的过程吧。不同的是,这则新闻中的小鳕是源于“误伤”,并非针对性的灭绝。人类对于环境的影响往往有着预计不到的后果,要走的路还很长啊。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