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0.12.08 , 10:30
53

莫因真相斩来使: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于《澳大利亚人报》特稿

[-]
今天在英国主动向警方“投案”的同时,维基解密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在他的祖国澳大利亚的《澳大利亚人报》发表了特稿《Don't shoot messenger for revealing uncomfortable truths》。

维基解密应当被保护,而非被威胁或攻击。

1958年,当时正年轻的鲁伯特·默多克担任阿德莱德当地小报《新闻报》的编辑和所有人,他写道:“在真相与秘密的对抗之中,真相似乎总会不可避免地获得胜利。”

他的这番话或许正印证了他父亲基思·默多克当年的一次爆料:在一次世界大战的加利波利登陆战中,澳大利亚军队被无能的英国指挥官徒劳地牺牲。英国人试图堵住基思·默多克的嘴,但他没有屈服,他的努力也促使盟军提前结束了这场损失惨重的战役。

离1915年已快满一个世纪的今天,维基解密也以同样无畏的勇气在向世人发布那些应当被公开的真相。

我在昆士兰州的一个乡村小镇长大,那里的人们总是有话直说。他们不信任大政府,因为大政府若缺乏严密的监视便容易产生腐败。昆士兰政府在菲茨杰拉德调查前那一段黑暗的腐败岁月正是当政客们可以不让媒体报道真相时的恶果的佐证。

我从未忘记这些事,而维基解密也正是在这样的核心价值观下创立起来的。这个在我还在澳大利亚时所产生的构想,就是要用互联网这一崭新的技术来公开真相。

维基解密创造了一种新的新闻方式:科学新闻。我们和其他媒体合作来把新闻带给大众,但同时也证明报道的真实性。科学新闻让读者可以在读到一则新闻后,通过一次点击,就可以在线观看报道所依据的来源文档的原件。这样你就可以做出自己的判断:这则新闻真实吗?记者的报道准不准确?

民主社会需要一个强健的媒体网,而维基解密正是其中一环。这样一个媒体网络可以督促政府保持诚信。至今为止,维基解密揭开了许多有关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事实真相,也披露了许多企业腐败的新闻。

有些人说我是个反战人士:在此声明一下,我并不反战。有些时候战争是需要的,正义的战争也是存在的。但世上最邪恶的行径莫过于一个政府在这些战争上欺骗自己的人民、然后再让这些受骗的民众去付出生命和税款来为这些谎言买单。假如一场战争确实有正当合理的理由,那就应该让公众知道真相,他们自然会决定是否要支持这样的战争。

假如你曾读过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记录的任何内容、任何美国大使馆电报的条目、或是维基解密所披露的其它新闻,请你思考一下,让所有媒体都能自由报道这些新闻有多么重要。

维基解密并不是唯一一个公开美国大使馆电报的媒体,其它包括英国的《卫报》、美国的《纽约时报》、西班牙的《国家报》和德国的《镜报》等媒体都公布了同样的修订过的电报。

可到头来,却是维基解密,这个在多家媒体间担任协调工作的组织,遭受了美国政府和其助手们最凶残的指控和攻击。有人说我是叛徒,尽管我根本不是美国人而是一名澳大利亚公民。在美国呼吁要美国的特种部队把我“处理掉”的严肃建议不下数十条。莎拉·佩林说我应该被“像奥萨马·本拉登一样去追捕”,美国议院中正有一条共和党的提案要宣布我是个“跨国界的威胁”并应当被相应地解决掉。加拿大总理的一名顾问在国家电视台上建议我应该被刺杀。有个美国人写博客呼吁人们绑架并伤害我在澳大利亚的20岁的儿子,仅仅是为了能找到我。

而澳大利亚的人民最应感到耻辱的,乃是茱莉亚·吉拉德与其政府对上述这些观点的无耻迎合。澳大利亚政府的要人们,似乎在是不是要吊销我的澳大利亚护照和该不该监视和骚扰维基解密的支持者们的这些问题上,对美国完全地唯命是从。澳大利亚的总检察长正在尽他的一切力量协助美国政府如今明显是想要诬陷澳大利亚公民们并将他们抓去美国的调查。

吉拉德总理和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对其他所有的媒体不曾有过一句批评指责之辞,那是因为《卫报》、《纽约时报》和《镜报》历史悠久且机构庞大,而维基解密则既小又新。

我们是弱势群体,吉拉德政府正在做的,则是因为不想让包括他们自己的外交与政治行为在内的真相曝光,而要来杀死我们这个信使。

澳大利亚政府,对针对我和其他维基解密成员的众多公开的暴力威胁,可曾有过一点点的回应?有人可能会觉得,一名澳大利亚的总理,理应保护她的人民避免这些伤害,可现在所有的却只是这些毫无根据的“违法”的指责。我们的总理以及尤其是总检察长,本应该保持他们的尊严和冷静来履行他们的职责,(却完全没有那么做)。他们这么做是为了要保全自己,但请放心,他们无法如愿以偿的。

维基解密每公布一次有关美国机构实施恶行的真相,澳大利亚的政客们就随着(美国的)国务院一起合唱起他们的谎言:“你这是在危及相关人员的生命!国家安全!你会置军队于危难!”然后他们又说维基解密公布的这些消息根本没什么真正重要的内容。这两者自然不可兼得,何者为真呢?

事实是,两者都不是。维基解密公开信息已有四年的历史,在这段时间内我们曾多次颠覆整个政府,却不曾伤害任何一个个人——至少从不曾有任何人给出过反证。反观美国,却在澳大利亚政府的默许之下,仅仅在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里就杀死了数千生命。

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在向美国国会的一份信中承认,阿富汗战争记录的公开没有给任何一个敏感的情报来源或方法造成伤害。五角大楼发布声明,说没有证据表明维基解密的报道曾给阿富汗的任何人员带来伤害。北约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告诉CNN他们没有找到任何一名需要(追加)保护的人员。澳大利亚国防部也做出了同样的声明,没有任何一名澳大利亚的军队成员或情报来源曾被我们公布过的任何消息所伤害。

但我们公开的信息却远非无足轻重。例如目前已经公布的美国外交电报就揭露了下述事实:

# 美国指示他们的外交人员从联合国官员和人权组织成员的身上窃取个人资料与信息,包括DNA、指纹、虹膜扫描、信用卡号码、网络密码和证件照片,这些都是违反国际条约的。澳大利亚的联合国官员应该也在窃取的目标之列。

# 沙特阿拉伯的阿卜杜拉国王要求美国攻击伊朗。

# 约旦和巴林的官员希望不计任何手段终止伊朗的核计划。

# 英国在伊拉克的调查为了保护“美国利益”而被操纵过。

# 瑞典是北约的不记名成员,并且在国会不知情的情况下和美国进行着情报共享。

# 美国采取强硬的态度来胁迫其他国家接受关塔那摩的囚犯。斯洛文尼亚必须接受一名囚犯贝拉克·奥巴马才同意和其总统会晤,而我们的太平洋邻居基里巴斯共和国因为接受囚犯得到了数百万美元的报酬。

美国最高法院在五角大楼文件泄密案具有重大意义的判决中指出,“只有一个自由且不受约束的新闻界才能确实地揭穿政府的欺骗”。如今围绕着维基解密的这场风暴正说明我们比过去更需要保护一切媒体披露真相的权利。

# 朱利安·阿桑奇是维基解密组织的总编辑。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3)

TOTAL COMMENTS: 53+1

[2] 1 »
  1. 东方罂粟
    @7 years ago
    829407

    终于有了偶像了!

  2. loliloli
    @7 years ago
    670065

    看了wikileak的那个Collateral Murder。。。
    很郁闷很郁闷。。。

  3. 兔子头
    @7 years ago
    669338

    《不要枪毙说真相的人》…………腾讯首页莫名其妙的翻译,简直是杯具。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