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0.12.04 , 10:11

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于卫报在线答网友问全文

[-]
维基解密(WikiLeaks)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在英国卫报网站在线回答网友提问,翻译如下:

Fwoggie
我先来提个问题吧。你拿的是澳大利亚的护照——你是否想回到自己的祖国,还是说由于电报中有关于澳大利亚外交官和政策的内容,有可能导致你一回国就被逮捕、因此不做考虑了?

Julian Assange
我是一名澳大利亚公民,我很怀念我的祖国,但在过去几周澳大利亚总理茱莉亚·吉拉德和总检察长罗伯特·麦克莱兰已经明确表示过,不仅是我回国这件事不可能,甚至他们还将主动配合美国政府来袭击我和我的团队——这不得不让人质疑“澳大利亚公民”这个身份是个什么东西——是否真有半点意义?还是说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我们人人都会“享受”大卫·希克斯(在阿富汗被美军扣留并被送往关塔那摩监狱的澳大利亚人)那样的待遇,仅仅是为了我国的政客和外交官们可以被请去美国大使馆参加一流的鸡尾酒会?

girish89
您觉得您对世界事务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还有,您现在受到这么多人的关注和称赞……真正做“解密”的那些消息来源们,您是不是该夸下他们呢?

Julian Assange
过去四年里,我们的目标之一就是奉扬那些在每一次新闻报料中真正承担着风险、一手造就“记者”这一职业意义的信息提供者们。假如确如五角大楼所称的、我们最近的一些解密的来源是布拉德利·曼宁那位年轻的士兵的话,那他毫无疑问是一名前无古人的英雄。

Daithi
你们有没有、或会不会再将来公布(包括最近的电报和过去阿富汗、伊拉克战争的记录)有着阿富汗线人姓名或之类的电报内容?
你们愿不愿意“屏蔽/审查/和谐”(抱歉用这次)那些你们认为将有可能置他人于报复危险的名字?
另外,我相信历史终将宣判你们的无罪。好样的!!

Julian Assange
维基解密有四年的出版历史,在这四年里从来没有任何关于有人曾因我们的活动而受此危险的可信报道——甚至连五角大楼这样的机构也从来没有作过这样的指责。想想看(这些机构)费了多少力气想把我们歪曲成反面形象就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们不觉得这一点上会有什么变化。

distrot
国务院正在讨论该不该把您视为一名记者。你是一个记者吗?不过就传递有人(不管是什么人)不愿公诸于众的信息来说,是不是“记者”有没有关系呢?

Julian Assange
我在25岁第一次合写了一本非小说(纪实)书籍,之后我参与过各种纪实纪录片、报纸、电视和网站的制作。不过,辩论我是不是一名记者、或者为什么我们的团队成员们为什么一旦为我们这个组织写东西就不被当作“记者”来看了之类的并无必要。尽管我现在仍参与报道、调查和研究的工作,我的主要职务还是出版和主编,起组织和指导的作用。

achanth
阿桑奇先生,有没有任何有关UFO或地外生命的文档到达过你们手中?

Julian Assange
我们会收到很多稀奇古怪的邮件讲述发信人和幽浮之间不得不说的关系以及他们怎样在和前妻在园艺派对看盆栽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反基督之类的事情,但至今为止尚没有任何一份达到我们的出版规定:
1、文件必须不是自己写的
2、必须是原件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还没有公布的“电报门”档案里,的确有提到UFO的条目。

gnosticheresy
维基解密在这几次大规模“解密”之前的文档都到哪儿去了?你们将来还会不会把它们重新放到网上(假如没什么“技术困难”的话)?

Julian Assange
其中很多在mirror.wikileaks.info有备份,其它的,只要我们能确实解决工程上的一些困难的时间,就会回来。自从今年四月份开始我们就没有办法按自己的意愿来安排时间了,主要精力被放在对应美国政府针对我们的毁谤与攻击上。但请放心,对于我和其他人三年半来的工作成果无法被大众轻易阅览和搜索到这一点,我是很不满意的。

CrisShutlar
你们有无预料到(这次解密)在全球如此大的反响?担不担心自己的安全?

Julian Assange
我一贯相信维基解密作为一个概念将会走上全球舞台,而其实早在2007年时它影响了肯尼亚大选的结果时这一点就已经清楚地实现了。我一开始觉得要想成为这样的角色只需要两年时间,而现实是花了四年,说明我们还是落后于进度的,接下来的工作还很多。我们的人生安全是公开的问题,但我们当然会在和超级大国打交道的同时尽可能地采取相当的保险措施。

JAnthony
朱利安,我是一名前英国外交官。在我过去的工作过程中我协助促成了反对巴尔干地区粗暴政权的多边合作运动、对一个有种族清洗倾向的叛变政府施加了制裁、给一个贫穷的国家商定了一个债务减免项目。假如没有外交级别的安全与保密措施和与之相配的、在英国和其他民主自由国家合法前提下、对公众的信息保护措施的话,这一切都不可能实现。一个不能向伦敦安全传达信息和提供意见的大使馆就根本不能算有用。外交活动不可能在没有保密和保护信息来源的前提下进行,这不管对英国、联合国还是对美国来说都是一样的。
维基解密公开发布如此大量的通信,并没有起到强调个别不道德行为的目的,反而削弱了整个外交层面的行动——你们既然发布了美国的电报,当然也能发布英国的或联合国的通信和电报。
我想问你的是:当下一个国际危机因为外交无法正常进行而无法得到解决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应当让你对这一后果负责?

Julian Assange
假如您没有在那个简单的问题前加上这么一长串社论的话,我还是很愿意给予答复的。

cargun
阿桑奇先生,您能否解释一下在发布的电报中那些被和谐的“□□X”的人名们?有些电报中关键人物的身份明白地显示在那里,而有些则被□□X了。除了美国政府之外,还有谁有权力做出这种重大的决定?因为就我们所知的,你们向美国国务院在这一点上的求助被拒绝了。此外,电报发布的顺序是有意为之还是随机的?
谢谢。

Julian Assange
我们已经发布的电报和我们在主流媒体的合作者及我们自己的一些报道是配合的,参与校订的是负责相关报道的记者们,他们能写相关的报道自然需要相当的熟悉程度,而校订也会被至少一名其他记者/编辑审阅,而其他机构也会提供样稿给我们来确保这一过程的效力。

rszopa
对服务器的DDoS攻击尽管讨厌,不过反而帮你们做了宣传吧(至少让你们更可信了),被踢出AWS(亚马逊提供的网站服务)也是一样。您是否同意这一观点?有没有相应的准备?
感谢你们的工作。

Julian Assange
自2007年起我们就刻意在一些言论自由有问题的地方放我们的服务器,好让人们看清现实是否真如他们说的那么好听——在亚马逊的服务器就在此列。

abbeherrera
你们启动了一样无可阻止的东西。新世界的开始。请记住,大众支持着你们(来自斯洛伐克)。
有没有关于ACTA(反仿冒贸易协议)的解密?

Julian Assange
有,我们有关于反仿冒贸易协议的解密,这一协议从一开始就是美国版权业和专利业某些巨头谋划出的特洛伊木马。事实上,最初让ACTA走入公众视线的就是维基解密的一次解密。

people1st
Tom Flanagan,加拿大总理的一名前高级顾问前不久说“我认为阿桑奇该被刺杀……我认为奥巴马该拿出个悬赏……要是阿桑奇就此消失,我不会有什么不满。”
对此你有何感受?

Julian Assange
显然Flanagan先生和其他认真提出这些建议的人应当被以煽动谋杀的罪名起诉。

Isopod
朱利安,你们为什么认为“维基解密需要一个(公开的)脸孔”?不认为这个组织匿名会更好吗?
现在整个争论都被集中到你一个人的身上了——“阿桑奇泄露了文件”、“阿桑奇是个恐怖分子”、“阿桑奇涉嫌□□了一名女性”、“阿桑奇应该被刺杀”、“阿桑奇在线回答网友提问”等等。为什么没人谈论维基解密这个组织了,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这个组织还有其他成员。
在我看来,这一点,恰恰让维基解密有了弱点,因为这给了你的对手们使用人身攻击的可能。他们只要能说服大众你是一个邪恶的、□□女性的恐怖分子,维基解密就不再具有公信力。同时我也觉得尽管您做了很多,由您独享这份美名对于维基解密背后其他勇敢和勤奋的人们来说不太公平。

Julian Assange
这个问题很值得一谈。最初我十分努力的想让这个组织没有脸孔,因为我不想让我们的活动沾染任何的个人意识和色彩。这将会继承法国那群著名的纯数学家们的传统——他们集体使用“布尔巴基”这个笔名来发表论文,个体一概匿名。但很快这就让(公众的)好奇心转移到了我们究竟是谁的问题上,同时也出现了一大批宣称对我们的行动负责的人们。归根结底,总要有个向公众负责的人物,而也只有一个敢于公开出现的领导者才能真正说明,那些提供信息的人们确实愿意为了“大善”而冒险。在这个过程中,我成为了维基解密的避雷针,我生活的种种方面都受到不正当的攻击,但同时也相应地受到许多不正当的赞扬。

tburgi
西方政府称自己有法律保障新闻自由并因此宣称自己占据道德的制高点。
通过法律制裁维基解密和您本人的威胁似乎削弱了这一宣言。
(除了不讨国家喜欢的之外,还有什么新闻该被保护?假如这样的新闻机构所面临的是国家制裁的话,那所谓的新闻自由有何没有、专制政府和西方政府之间又有什么区别?)
您是否同意,攻击维基解密使西方政府有失去道德权威的危险?
您是否认为西方政府有过任何道德权威?
谢谢
Tim Burgi
Vancouver, Canada

Julian Assange
西方将最根本的权力关系建立在一系列的合同、借贷、股权、债券等财政行为上,在这种环境下实现言论“自由”很容易,因为政治上的变动几乎从不导致任何根本性的变化。西方的言论,正因为他们对于权力几乎没有任何作用,所以像鸟兽一般自由。在像中国这样的国家,有大规模的-和谐-,因为言论仍然有力量,而权力者畏惧这份力量。我们就该将-和谐-看作是一个反应言论潜在力量的经济信号。美国对我们的攻击指向一个光明的前景——言论仍然有力量突破财政的封锁。

rajiv1857
嗨,你们正身处的这场纷争,真能赢得了吗?具体说来,当一切服务和服务提供商直接或间接被征服所掌控或轻易就向政府压力屈服的时候(例如亚马逊),你们是否能和当权者一直躲猫猫下去呢?
还有,假如你们被“干掉”——不管是物理上还是技术上——你们的这些材料该怎么储存呢?
有没有将会继续这一运动的“预备”分子?
你们的材料是否被“分散”着,换言之就算一个地方被干掉了,也不会就此宣告游戏结束?

Julian Assange
电报门的档案,包括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各种重要材料,被加密存放在超过十万名个人的手中。假如我们发生了什么事,关键的部分会自动被公布出来。此外,电报门的档案在许多媒体的手中也有。历史终将胜利,世界将会变得更好,至于我们是否能幸存?这将取决于你们。

卫报:问答到此为止,感谢你们的提问和评论,朱利安·阿桑奇对于不能回答所有问题表示歉意,但他已尽力涉及大多方面的问题,感谢你们对于我们之前技术问题的耐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