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1.23 , 20:47

[v] 戴帽子的羊驼们

# ivanchaos 童鞋投递视频“戴帽子的羊驼们(Lamas mit Hüten,U2B link: 1/2/3)”,并听译字幕:

第一集

红帽子:Carrrrl!为什么有个死人在我们房子里!
绿帽子:哦,嘿!对啊他是怎么进来的?
红帽子:Carrrrrl!你□□些什么!
绿帽子:我?我什么都没干啊。
红帽子: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绿帽子:我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啊!
红帽子:你为什么要杀这个人啊,Carl!
绿帽子:我,我从来不杀人,杀人什么的最讨厌了。
红帽子:告诉我,Carl,在我回家之前你都□□些什么事。
绿帽子:呃,啊,我本来在楼上(OK),我,我呆在我房间里(Yeah),在…看书(Go
on),然后,呃,这个人走进来了(Ok),所以我,呃,走近他(Yes),然后呃,在他胸口上捅了37刀。
(沉默)
红帽子:CARRRRRRL!那么做可是会要人命的!
绿帽子:哦,哇,呃,我那时不知道啊。
红帽子:Carrrl!你怎么会不知道!
绿帽子:我真的错了,我逊毙了。
红帽子:那他的手怎么了?
绿帽子:啥?
红帽子:他的手,跑哪儿去了?
绿帽子:呃,那个,我,呃,把它们煮了,然后吃掉了。
(沉默)
红帽子:Carrrrl!
绿帽子:啊,嗯,我当时饿极了,你知道的,肚子饿了不能等的。
红帽子:Carrrl!你怎么能那么做!
绿帽子:拜托!我当时很想吃手哇!
红帽子:Carrrrl!
绿帽子:我的肚子可是咕噜咕噜作响…(Carl!)…只有红烧双手才能平复它的饥饿。
红帽子:你他妈到底是有什么毛病啊,Carl!
绿帽子:呃,我杀人,我吃手,这是两码子事啊!

第二集

红帽子:Carrrrlll!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绿帽子:我不太确定你指的是哪一件事?
红帽子你弄沉了整艘游轮!
绿帽子:呃,如果是我干的,我,我肯定会记得的!
红帽子:Carrrrl!我亲眼看见你抄起捕鲸叉冲着船长开炮的!
绿帽子:喔,听起来很危险呢。
红帽子:你还把小孩子一个一个顶下了船!
绿帽子:那个,那一定很恐怖吧。
红帽子:你他妈的还跑去跟个冰雕玩船震!
绿帽子:哦感谢上帝幸好那些小孩不在这(指那场面少儿不宜,而且小孩都是被他扔下去的)。
红帽子:呃,Carrrl?为什么我们的救生艇沾满了红红黏黏的玩意?
绿帽子:哎呀,还真是又红又黏糊糊呢!
红帽子:Carrll,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绿帽子:我说是草莓奶昔你信么?
红帽子:我不信。
绿帽子:那…化掉的口香糖?
红帽子:不信。
绿帽子:船上冒出来的琼浆(Boat
Nectar,不确定应该怎么翻好)?
红帽子:滚你的。
绿帽子:上帝的眼泪?
红帽子:你就实话告诉我吧,Carl。
绿帽子:好吧,其实是住在2B船舱的那对和蔼的老夫妻。
红帽子:Carrrrrl!
绿帽子:啊,嗯,其实是因为他们把卷心饼全都拿走了。
红帽子:我真不敢相信我都听到了些什么。
绿帽子:我不会为我的“杰作”道歉的。(I will not
apologize for art.)
红帽子:那其他的那些救生艇都哪儿去了?
绿帽子:喔!哈,我都没注意到呢。
红帽子:其他的那些救生艇都哪儿去了,Carl?
绿帽子:根据月亮和太阳的位置来看……应该是沉在海底,上面应该还有很多洞吧。
红帽子:Carrrrl!
绿帽子:我有点毛病,别忘了我有点毛病啊。
红帽子:Carrrl,你真是太可怕了。
绿帽子:嘘嘘嘘,你听见了吗?我听见了救赎的声音。
红帽子:那是人们溺水的呼救声,Carl。
绿帽子:那听起来正像是救赎的声音啊:尖叫,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第三集

Carrrrl!我们本来应该在度假!
嗯,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觉得的,但是我觉得这两天我玩的是舒坦极了。
你颠覆了整个北美政府,Carl!
人们不是常说: Viva la resistance (反抗万岁)么。
可是你把反抗军首领扔进了个巨大的电扇!
因为他是个叛徒,是个内奸。
他只是试图阻止你把其他人也扔进那个风扇!
(脚踹出来了一下)
哦,那是只脚啊,看来我一定是活吞了一整个人啊。
那个人是酒店的酒保啊。
啊,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的Mohito鸡尾酒还没上了。
你当时恐怖极了,像一条大蛇一样狂吞(注:蛇可以扩张上下颚,吞下比头大得多的食物)。
哇,那听起来真是帅呆了酷毙了简直没法比喻了。
我可不想再跟你呆一块了。
你这么说我会伤心的。
我想回家,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如果那样的话我想我应该提醒你一下,我们的行李箱里装满了孤儿的肉。
啥?!
我在造一条肉龙(Meat dragon,不知道是什么?难道是幼龙级战巡?),不是什么肉都能拿来当材料的。
算了,听到你说这种事我都已经完全不惊讶了。
啊,那就一点都不好玩了啊。
这都成你的日常了,Carl。
嗯看来我下次要努力啊。
千万别!
太晚了,我已经感觉到那种被挑战之后的澎湃动力了。
Carrrll!
太晚了!
你!
话说我完全不记得你的名字啊。
我们都认识3年了,Carl!
可惜你没给我留下什么深刻印象啊。
我叫 Paul。
啥?
我说我叫 Paul。
哦,我还以为你是女的呢。
你怎么会那么想呢?
主要是因为你那帽子吧(Paul头上的貌似是女式帽),你确定你是男的?
废话我当然确定。
嗯,哈,呃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要去我电脑上删一些图片。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