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13 , 14:24
57

利用人造血液治疗癌症

[-]

医生攻击癌症患者的癌变血液细胞,并将健康的血液输入患者的静脉中,利用这种方法30个病人中有27个病人的病情得到缓解。尤其令人兴奋的是,这些病人的常规治疗都失败了。

在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的报告,是对去年美国血液学会年度会议上的数据的一个扩展。报告显示,这种缓解并不是持续的。19名患者处在缓解期2——24个月后,其中有15名不需要额外的治疗。7名病人在注入6——9个月后复发,其中包括3名的癌细胞发生了转移。5名患者为了进行非传统疗法离开的该项研究。

该项研究的领导人来自宾夕法尼亚大学的Carl June说,这些数字是值得注意的,因为这些病人复发以后的病情比他们加入研究前更加严重,包括一些人在进行血液移植人仍然复发。

June说:“起初,我们不知道对于第一个病人的治疗是不是运气。”这个研究团队的第一个病人是9岁的Emily Whitehead,她在6岁的时候被诊断患上癌症。在没有任何干预的情况下癌细胞已经远离她两年了,上周末还和June一起骑自行车筹款,共筹集到190万美元用于以后的研究。June说:“她已经成为了一种传说。”

June说,和这种新方法最好的结果对比是Novartis公司的Gleevec,在早期治疗阶段90%到98%的人都用过这种药。现在可以用于治疗10种癌症。和这种方法不同,患者每天都要服用Gleevec药片。June只需要一剂。

在这种方法中们研究人员在例如输血的过程中获得病人的T细胞。然后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临床细胞和疫苗实验室中进行基因转移,让T细胞识别B细胞表面蛋白质,B细胞是另外一种血液细胞,患上白血病后该细胞会受到影响。然后T细胞被转移到患者体内,在那里它们可以猎杀任何带有该种蛋白质的B细胞。

这包括了所有的B细胞,不仅仅是癌变的都将死亡。所有经过治疗的患者显示,它们正常的B细胞也被杀死了。因为B细胞是负责创建抗体,在血液循环中猎杀任何细菌或病毒,这种处理方式并不理想,患者通常接受免疫球蛋白帮助提高他们的免疫系统健康的水平。

没有参与该项研究的来自Memorial Sloan-Kettering的免疫学家Michel Sadelain说,在没有B细胞的情况下生活并不完美。他也在从事T细胞的设计研究,使用不同的技术对细胞进行修改。他的研究对象是一群患有不同类型的白血病和慢性淋巴白血病的成年人,而他们的反应率为88%。而现在的患者大多数为5——22岁,普遍都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Sadelain说:“他们的反应率和我们的多么相似啊。这些数字虽然来自不同研究者,不同研究中心和不同患者人群,但几乎是相同的。这似乎说明这种方法是可行的。”

Sadelain表示,因为两个研究中心的数据如此相似,这就意味这制造分歧就没有那么重要了。更重要的是关注那些已经接受过治疗的病人是否产生了副作用。30个病人中有22个经历了细胞因子释放综合症,这时他们的免疫系统经历了高速发展时期。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会产生类似流感的症状,如发烧、恶心和肌肉疼痛,其中8个病人还出现了呼吸困难。这些反应可能会很严重, Whitehead差点死亡。随着时间的推移细胞因子释放综合症会逐渐退去。Sadelain说,要想出如何应对下一个挑战。

June说,和大多数癌症治疗方法不同,转基因细胞治疗只需要一次。他希望能在更短的时间里治愈病人。对于这些病人来说,设计T细胞可以成为门诊治疗,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似乎和病人的肿瘤数量有关。

现在的治疗是将所有患者都考虑进去。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所做的工作也与修改T细胞有关,他们用一种叫做“意图治疗”的研究,通过分析每一位病人包括最初的记录,即使这位病人半中间停止治疗或者没有服用正常剂量的药物。国家癌症研究所的研究发现,并不是所有病人的T细胞都能正常生长。国家癌症研究所首席小儿肿瘤专家Crystal Mackall说,所有患者中那些研究者想治疗但不及时或细胞无法正常生长的能使反应率下降三分之一。

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的数据发布在 Lancet上,显示在登记了21名患者中,有19人接受了规定的剂量,另外两名的血液细胞浓度没有达到剂量分配的浓度。不像现在的实验所有生存下来的患者继续将骨髓移植作为研究的一部分。

June说,这个方法中最令人兴奋的部分,使用了科学家称之为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他可以攻击癌症细胞表面的任何糖原或蛋白质。他的小组已经开始在胶质母细胞瘤、胰腺癌和卵巢癌上进行实验。Sadelain的团队将在明年开始在乳腺癌和肺癌患者身上进行实验。

除了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宾夕法尼亚大学和美国癌症研究所,另外还有两个学术机构在做类似的研究工作——贝勒医学院和西雅图癌症护理联盟。同时,Novartis与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研究人员合作,Pfizer 和Cellectis签署了一项协议开发自己的技术,GlaxoSmithKline和 Juno Therapeutics在疗法上一起合作。Kite Pharma另一家在开发类似技术的公司,6月份的IPO已经涨到1.28亿美元了。

Mackall说:“我们都很高兴的看到这个行业在前进,十年前,五年前你问我”生物技术和大型制药公司是否会出手,我肯定会说不可能,但这是确实发生的。

NEJM和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报道,自从2011年June的实验室报道了第一个病例——当两三个慢性淋巴白血病患者的病情得到缓解后,整个数据出现了爆炸性的增长。

7月June的团队突破性的的从FDA获得了治疗成人和儿童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疗法名称。这个名称创建于2012年,是为了加快治疗威胁生命的新药,设计T细胞第五个获得了名称。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TOTAL COMMENTS: 57+1

[2] 1 »
  1. Mehmet
    @5 years ago
    1327733

    Thanks for your thoughts. It’s hleepd me a lot.

  2. 563035

    Pedochicken

  3. 猫眼旁观
    @7 years ago
    545567

    很久没有上来煎蛋了,惊见超载鸡毁容,感叹岁月如刀啊。。。。。

  4. 545139

    我喜欢~

  5. lianyichina
    @7 years ago
    545086

    哈哈!很可愛

  6. valenr
    @7 years ago
    543654

    蛋蛋长脸上了。

  7. December
    @7 years ago
    543565

    可笑的粉黄色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