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12 , 16:59

国内观光,集体回忆:当玩具还叫玩具的时候

[-]

当玩具还叫玩具的时候,它们不是放在橱窗里仅供观赏的手办,当玩具还叫玩具的时候,它们更多还是出现在小盆友们开心的手中。还有那有专注的眼神,以及开动马力尽情YY的大脑。

嗯,我始终认为,要把玩具玩得好,玩得更happy,少不了大脑的YY。记得我小时候,还没有变形金刚之前,能把不能变形的小汽车玩具立起来玩,想象都是汽车人的场景,把小汽车人拿在空中,想着他们飞来飞去的样子,把小汽车拿来撞来撞去,嗯,你懂的,这就是汽车人在火拼啦。开动马力尽情YY,外人看上去可能枯燥乏味, 但内心的快乐,只有我们小盆友独知。

趁着《玩具总动员3》上映的日子,我们的大盆友小盆友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集体回忆——我的玩具总动员。记得前段时间,我还在家里鼓捣朋友送到来的一个日本原版大黄蜂变形金刚。嗯,我也喜欢玩玩具,关于回忆我乐此不疲。

现在人已经很少把一些零碎又好玩的东东统一称作玩具了。它们有了新的名称例如手办、公仔、扭蛋、解密游戏、智力游戏等。如果把玩具toy 这个词拿到我邪恶的大脑中去搜索的话,更多的都是那些。但我们今天不讲那些,我们今天要说真正的玩具……

古老的零碎

[-]

现在还能找到比皮筋枪、铁皮人、积木更古老的玩具吗?哈(当然有,这里咱就不较真了),要我说那真是人民群众智慧之结晶之精华呀。我没有玩过铁皮人,对皮筋枪也不在行(小时候没有暴力倾向),单单对积木情有独钟。那千变万化的造型,和一推就倒的快感,哪是现在玩具能比的呀。我记得有段时间喜欢玩的是,拿积木造房子,然后用皮筋枪远距离瞄准射击,直到‘豁然倒塌’。

前几天逛街路过一小学,恰好是放学的时当。小盆友蜂拥而出,除了很没底气被爸妈接走那拨,更多的是三五成群杀进街边‘文具店’的热血正太。我注意到这些小正太们,正流行玩一种战斗陀螺的东东,正太们每人持一个陀螺然后抽到同一个盆里,比赛谁更厉害。陀螺们撞来撞去,我倒看不出个所以然,但正太们却围着盆兴奋且专注,好似一场激战正在进行。我心想,现在的小盆友,玩得也太不high了,一个小陀螺就把他们勾得团团转,想当年我……

现在开始回忆

托父母溺爱,我小时候到收到过不少的玩具,其中以火热动画人物。例如忍者神龟,我有一个拿棒子的乌龟,呃,他叫啥来着↓。
[-]

圣斗士模型,圣衣可以拆下来再组合,非常之过瘾,如果有条件还能自己上色↓。
[-]

特种部队,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他们总能单手拿大枪,力大无穷呀↓。
[-]

当然,这里少不了变形金刚,拥有它们是每个男孩的梦想↓。
[-]

再说说小浣熊、奇多、不干胶卡片收集类玩具↓。

[-]

这类玩具,常常具有一定的竞技性。光用钱砸出来几套几套,那不算牛逼。你必须从其他小伙伴手中赢到更多卡片才能服人。那时的孩子都像着了魔似的,下课铃一响,就冲到教室后面,每人拿出自己的宝贝卡片,便开始一轮又一轮无止境的比拼。厉害的家伙,到上课时便能收集一大摞,而那些输了的人估计一节课都没心思了吧,都憋着下课后给他赢回来。

除此之外,还有打着开发智力旗号的模型玩具:

四驱车是那时候的男生少不了这个,我还自己拿钱配备了什么龙头凤尾、高级马达啥的,但总感觉这个东西YY效果比实际效果好很多,记得当年动画片四驱小子中,那几个家伙光用吼的(赐予我力量吧),就能让四驱车加速,这让当时还是幼齿的我望尘莫及呀。↓
[-]

以及我现在想起还能津津乐道的:

变形蛋,他们并未推出任何动画片,但取巧的变形效果,让它们在我心目中得到了跟擎天柱子哥一样地位。我小时候有一个能变狮子的,一个能变吸血鬼的。↓
[-]

玩具大兵,来一场恢宏的战斗,少不了玩具大兵的加入,他们永远是冲在最前面的敢死队,他们也是永远战不倒的‘踏板’军团↓。
[-]

铁制小汽车,今天我妈妈还说起这个,说小时候拇指大的玩具车都要好几辆,但都不知道搞到哪犄角旮旯里去了。而我想起这个东西总会更兴奋,因为小时候最喜欢玩的,就是左右手各持一辆小车,然后……让它们对着相撞,看谁的头更硬、更铁。↓
[-]

翻个页吧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4)
翻页: 1 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