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14 , 13:54

周末啦の发霉啦煎蛋版:我拿着五线谱去打印

pic
[-]

Dic在《发霉啦》中说:

我拿着五线谱去打印,但是,那位阿姨问我,“你是要印成彩色的还是黑白的……”

暗凶在《喜感地球人:我儿大名威震天》中说:

俺有个朋友叫Megan,自从变形金刚上映,就再没人用过她真名,当然外号有两个版本,1是Megatron,2是Fox[megan fox那个美女]

腊月在《一日一冷新闻:用大富翁纸币买□□》中说:

曾经犯晕,错把游戏币当做一元硬币在小摊上买了一杯豆浆。

对不住了,寒风中的老大爷。。。

星猩在《发霉啦》中说:

fml,一只蟑螂跑进了我正在打印文件的打印机,顿时传出烤蟑螂的“香味”和打印机的报警声。更可恨的是,我不得不自己动手清理一只有烤蟑螂的打印机。

[-]
wendy 在《发霉啦》中说:

昨天去医院看病,忘记带病历了,碰上三八妇女节义症,在人群中被挤的头昏脑胀,奋勇开辟到挂号处,把医保卡一塞,抬头就对工作人员讲“挂**科,再给我本挂历”。。。FML

巨根桑在《无厘头科学:当男人看见漂亮MM》中说:

泪流满面。。真的是这样,我平时都不这么卖力玩,一旦有PL妹子走过去,我立刻赶下大台阶,搞观赏性高的动作。。。

龌龊大叔在《杯具啊:对电波过敏的人》中说:

大叔举手
我就是对电脑的那种辐射过敏
原来我住在香山的出租房的时候
旁边搬来个一对夫妻和电脑
就放在我床的隔壁
结果只要是他们开电脑
我就睡不着觉
问题是
他们用完电脑还在做生孩子的勾当

本来就睡不着觉之后已经弄的筋疲力尽了
到最后还在弄真人表演的相声
天哪

[-]
蓝染在《无厘头科学:当男人看见漂亮MM》中说:

这个是事实啊……有个男的每次见到我都和平时不太一样,极力表现自己(我同事给我说的)
当然,我并没有说我是漂亮MM……啊,我有说嘛……?

哥以前在《无厘头科学:如何判断一个MM已经注意上你?!》中说:

哥以前在饭店工作。前台有2个超正的妹。每次碰到他们。那动作总让我销魂。有时候侧对着我前后来回的走,不时低头抬头,偶尔停下来。双腿并拢,露出脚踝,哥的春心都被撩拨的荡漾了。。再不,背对着我前后来回的走,有时候来客人了,她们很夸张的弯下腰,圆润的屁股就对着我,哥不傻,哥明白什么意思。不过可惜,哥最后被炒鱿鱼了。那两个女人也再没见到了。以前在煎蛋看到如何判断女人好色。哥是从那学的。

巴拉莱卡在《发霉啦:我以为男友正醉心于抚摸我的长发》中说:

看到第四条想起因为我名字最后一个字是雪,我的英文名一向是snow。大二时新来的外教要求整顿英文名,其他取日文发音的人改名也就算了,竟然连我的snow也通不过。为什么有人随便取Haier反而通过了,除了海尔冰箱我还真没见人用过这名字。

三脚猫在《一日一冷新闻:用大富翁纸币买□□》中说:

我曾经错手将一枚限量版纪念币递给卖报纸的老大爷妄图蒙混过关
结果阴谋在群众雪亮的眼睛下无所遁形
大爷一把牵住我的手。。

于是那枚纪念币又回到我的钱包
内牛满面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