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13 , 23:30
0

星巴克的提前点单很方便,但似乎少了点人情味

我的一天通常这样开始:早上7点起床,刷牙,涂点防晒霜,在理想情况下,我7点半就能离开我的公寓。我通常情况下会马上去地铁站旁边的星巴克,当然,还要加上我排队的时间,至少15分钟,因为不管你点的什么,在纽约这种地方,你无时不刻要和人打交道。真TM棒。

在过去的两周,我改变了一下我的早上的游戏规则。在我爸爸的要求下,我开始用星巴克的app点餐。现在,我一出门,就打开手机开始点餐:火鸡培根蛋、白三明治、大杯冰红茶无糖少奶。这个app会记下我的订单。经过十分钟的路程,我走进咖啡店,我的饮料和三明治已经在柜台前等着我了。我大步流星走进去,大手一挥拿早点,大摇大摆走出来,全程只要3分钟。这说明了什么?我TM终于不用排在15个人后面等,也不用在8点以前和任何人说话了。

[-]
credit:123RF

从一旁排队的人惊羡的眼神中,我得到了精神上的高潮,当我从排队的人身旁走过,拿走早餐时,一种来自心底的优越感油然而生。我是爱上了移动点餐,不过,说实话,在任何地方拿起东西就走还是会让我有点不放心的。

星巴克在2015年就在全国推广移动点单服务。其他的快餐连锁,像麦当劳和 Dunkin’ Donuts还有 TGI Fridays 也早就在测试或已经开始执行这项服务了。显然,人们都喜欢星巴克的移动点餐服务,毕竟看着那么多人在柜台前面等,大家就不想进店了。他们现在不用想会等多久了。迄今为止,我都没有再去排队了,不过我还是会对咖啡师能够同时处理网络订单和现实订单的效率感到惊讶。

这是我对咖啡师们的告白。我希望他们能知道,我感到愧疚,因为我在追求自己提高效率的同时,避开了他们(不和他们说话了)。我是使用移动点餐服务的坏人吗?尽管我很喜欢,但我老觉着在用它的时候,我会感觉内疚。这好像对其他顾客不公平。但是,我也爱人类,我也希望人人都能保住自己的工作,所以,准时上班很重要,多睡十五分钟也很重要。

有很多纽约市民都为他们能避免和人打交道的能力感到自豪。所以广告宣传也抓到了契机,看看这两幅 Seamless(订餐公司) 在地铁的广告吧

[-]
credit:Seamless的广告
第一幅:满足你的渴望,全程零废话(不会和人打交道)。

[-]
credit:Seamless的广告
第二幅:像其他纽约客一样,没人会毁掉你的一餐好饭。

或者回顾一下欲望都市里的一集吧,Miranda 在叫外卖的时候,遇见了一个点单员。当然,在本世纪初,点外卖还得打电话呢,但这已经减少了大家互相交流的时间了。不过,这件事情最讽刺的是,在剪辑片段里,电话另一头的人早就猜到她会点什么了,Miranda 感觉自己被嘲笑了。相比之下,这就是现在移动点单最大的优点啊。(因为不管和什么人打交道都会让自己不开心,所以干脆就只和机器打交道?)

我在提前点单时的心态和我逛无人结账杂货店时的心态差不多(不用讲废话很开心)。我很开心,我不需要其依靠其他人过日子,不过对于他们从我的生活中消失,我也感到愧疚。现在真的不用和人打交道了,真的能有更多自己的时间了,所有事都能由自己做主了。

我还不知道怎么消除自己的愧疚感。我当然会继续用星巴克的app,但我会在周末时候光顾本地的咖啡店。(我的愧疚感还来自与我对大公司的过度支持,忽略了本地的小店。)在我有时间的时候,我会花一点时间去本地的咖啡店点一杯冰抹茶拿铁。我开始把点餐app视作必要的邪恶,毕竟它能让我在忙碌的工作日准时上班。但是,我有时间的时候,我会去支持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我会去排队,和店员聊天,还学会了接受纽约的生活节奏,尽管我很讨厌它。

大家在生活中会思考这种哲学问题吗?

本文译自 theverge,由译者 Dkphhh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