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06 , 12:40

周末啦の发霉啦煎蛋版:我刚刚错误的将一个H网址发给了一女生

pic
[-]

北落那个师门在《发霉啦:当他穿过房门看到我时……》中说道:

我刚刚错误的将一个H网址发给了一女生,情急之下,我就把那H网给举报了~~FML

矢车菊之夏在《发霉啦:今天我第一次去见家长》中说道:

今天加班,早上7点半到晚上9点,很累很累。看到没啥用户了,我们就准备闪人回家休息。组长发话:上面有令,等总经理开会。过了半个小时,总经理终于出现了,说了一句:大家今天辛苦了,明天7点半继续加油!然后就让我们回家了。FML

天猫(blog)在《发霉啦:今天我第一次去见家长》中说道:

我最近也发霉了。话说前天买了手机,送了一张屏幕保护膜,因为以前没接触过这东西所以费了很大功夫才贴好,发现效果很差,然后一直埋怨这破贴膜,后来去手机店买了一张,让老板帮我贴上,看着老板操作我才发现原来我原来贴的是保护膜外面那层包装膜,保护膜差点被我当垃圾扔了,FML。囧

噢噢噢在《发霉啦:当他穿过房门看到我时……》中说道:

哎....曾经我WOW宅滴时候,家里地板有条明显的小路通往门口及电脑桌,是被我走出来的,而旁边都是几个月没扫地和拖地板留下的灰尘

AA牌熊仔饼在《发霉啦:今天我给老师发邮件》中说道:

有一次为了截图一封很囧的请假EMAIL,于是自己在邮箱里撰写,接着截图,发到学校BBS里取乐··
然后在切换标签页的时候··不小心回到了邮件撰写页面··
然后很不小心地摁到了CTRL+ENTER(论坛跟邮箱都是用这个快捷键发送)
结果第二天我进办公室了··

[-]

四知巷在《发霉啦:今天我给老师发邮件》中说道:

高中有几个同学拉帮结伙,各自在手上纹上草体的“虎”“豹”“狼”“狮”,纹“狮”字那个人因为太疼最后一竖没纹完,差了一点,然后就不了了之。几年之后,一日在办公室,一个女孩问他在手上纹了个什么字。他故作神秘的对女孩说:“猜?”女孩顿了一会说:“你纹个“猜”字在手上干什么?”

小木在《发霉啦:今天我给老师发邮件》中说道:

学校的33号楼面向室外楼梯和走廊的厕所是全玻璃墙的,女厕没什么问题,毕竟还是要关门的嘛,最多就是被同学知道谁谁谁又要去WC了。问题是有些男同学呢,小便前没发现室内的光照特别猛……

pudding卡迷(blog)在《一日一狗:就是这么抢眼》中说道:

今天上课,在我们院最大的教室,六个班一起上。从楼外,一直不知道什么品种的小狗,超小,就两个手掌那么大吧,从楼外一直跟进了教室,问题是我们教室在三楼!这小狗,比我们上楼梯都快,嗖嗖嗖的。

后来上课了它也在教室里来着,一直在外班一个男生座位下面趴着来着,给东西也不吃。

可怜的小狗,估计是哪对情侣养的,分手就遗弃了。

生化工兵在《资本主义邪恶之雄小鸡的惨痛人生》中说道:

上学期做微生物实验
老师直接把200只鲜活的小鸡鸡交给我们(听说已注射病毒)
只要留条全尸,什么手段都无所谓
我们就这样弄了半个小时。。。
罪过罪过

xxxsb在《资本主义邪恶之雄小鸡的惨痛人生》中说道:

原来是宣扬素食主义的

我曾经素食了2年,结果
1.因为素食的品种太少,以至于我一只手就能数出我可以吃的东西的种类
2.真正的素食餐厅又贵的要命..
3.吃不饱,很容易饿。

最后,我又回来到了雜食....i tried

[-]

铁蛋货车侠在《发霉啦:事后,我发现她的床板上有另一位同事的ID》中说道:

一次公园正门附近玩一种在三层楼高的垂直圆环上转来转去时而大头朝下的设备,然后恐高腿抽筋了开始狂叫,工作人员把我放了下来。后来在公园角落玩的时候,和工作人员聊天时她问我,中午有个叫的像死猪一样的家伙,你们听到没有,叫的太惨了?我是20+男人,FML

阿猫在《一日一狗: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 》中说道:

啊~这是我喜欢的狗狗品种&标题是我男友的部分告白~

一只大河蟹在《发霉啦:今天我去拿年鉴相册》中说道:

原本这帖该我是平生第一次占领煎蛋的沙发。就在我花了几秒钟想了一句貌似和家具无关实则无关痛痒的废话,并且胸怀“高尚的理想”顺利把字敲了上去,激动的猛击了一下“发表评论”……然后公司的服务器当机了。FML

在《一日一冷新闻:你的气味也会被遭到处罚》中说道:

其实我是来支持的……上大学时就对隔壁一哥们绝望到不敢从他们寝室门前走过(都是冲过去的)

Jon(blog)在《一日一冷新闻:你的气味也会被遭到处罚》中说道:

大学时,我隔壁有个哥们儿身材有点浑圆,最大的毛病就是不爱洗澡。连他室友都不记得他上次洗澡时什么时候,也不知道他到底多久洗一次澡。也不好意思去问。传说这厮气场很足,方圆1米的范围内无法站人。我曾经不信,遂去试试。站了不到一分钟就面无表情的撤了。

26在《我也不骑车》中说道:

我也不敢上马路
有次和同学去空旷无人的大学城里骑车,结果到了过马路的时候,我都还得停下来,推着车过去····

木扇子在《科学家说,我们都是变异》中说道:

看到配图想起一次跟几个哥们扯闲淡,那次自然而然地聊到了ooxx的坚持的时间长短的事,大家都知道铅笔的头部的学名吧,一个哥们感慨道,"能忍者,神龟也~"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