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4 , 16:55

周末啦の诗江湖:城市在垃圾场与海市蜃楼间转换

除了刚才的狐狸手套之外,这里还有更多的民间诗人。

justbone在《彩色墓地》中说道:

绚烂的色彩已/离我而去/愿我的躯壳/依旧闪亮/世间的人啊/当你/见到我这美丽的宫殿时/请牢记/我存在的

pic
[-]
泡沫厄唯神在《慢速摄影Static:Pulse》中说道:

弹指一挥间 消逝365天/我飘在云端 窥视着人间/你用你停产的350D/捕捉我眼神的瞬间/只是 眼神太过飘渺/如同 风云涌动变幻/

人间365天/我一动不动的蹲在云间/看见你如同一尊雕象/守侯在我3W英尺下的旁边 /孤寂万年亦有了一份异念/心中有了属于人类的思念/

于是 坠落/在你眼前 在你身边/你却只用停产的350D/将我捕捉成了一个瞬间/消失的光圈


外婆的大蒲扇 在《夏日送清凉:姥姥的大蒲扇刮起猛烈旋风》中说道:

闷热的盛夏 蝉鸣的午后/被强迫带回家的小孩/翻来覆去不肯轻易睡去/惦记着从树上捉下的蝉/惦记着弹弓拍画和汽水/闭着眼 翻来覆去/阵阵凉风在身边萦绕/安静下来的孩子/眯着眼 偷偷的看

外婆的大蒲扇 一下又一下/温柔的风 一圈一圈又一圈/苍老的手 老茧一个又一个/

1~~2~~3~~ 眼皮在打架/1~~2~~3~~ 外婆在微笑/1~~2~~3~~ 我就要睡去

许多年前的午后/午睡时那丝温柔的风/绝无仅有

PS:
大蒲扇是装扮济公时必备道具/撕成一条条 腰间一别/高唱:鞋儿破,帽儿破/美!/由此毁灭薄扇无数/挨巴掌无数

仅以此回复纪念俺可爱滴外婆/和破坏性挨巴掌的童年/那一抹/颜色

Eric在《网拍观察员:机械战警套装》中说道:

是谁/在敲打我的铠甲/又是谁/唤醒了我罪恶地灵魂/在我善意的面具下/一双□邪的眼睛囧囧有神/我那把塑料手枪/踏碎了多少青春期少女的白日梦/我那双铁皮做的钢板鞋/射穿了多少痴情怪蜀黎的无邪的脸/原谅我的野蛮,原谅我的无礼/但是我不得不野蛮,不得不无礼。

因为我/没有铅笔!/我的铅笔——/被狐狸手套拿去写湿了/两手好湿呢!/□□空门呢!/我是机械战警/除善扬恶,消灭正义/是我的天职/把铅笔还给我~

弄你在《透露社:用户纷纷退货,□□行业悄然入驻,3G推广进退两难》中说道:

周董:wowo wowowo wowowo/联通3G已经覆盖网络
x总:窝窝 窝窝窝 窝窝窝/窝囊突击让我很不好过
学生:过过 过过过 过过过/过错点名从来不属于我
小姐:沃沃 沃沃沃 沃沃沃~/我们香艳出手无人能躲

reallycsc在《何其低俗焉:俄罗斯猛男挑美国法律竟然与豪猪ooxx》中说道:

每一下 都在OX刺痛中坚强/每一下 就算很受伤也不闪泪光/他知道 他一直有根不屈的铁棒/带他飞 飞上天堂/不去想 豪猪一直在拼命的反抗/他看见 每一下铅笔也会有变化/他知道 他一直有根不屈的铁棒/带他飞 飞上天堂/

他终于 看到所有梦想都开花/追逐的疼痛嚎叫多嘹亮/他终于 要想用心OX不害怕/哪里会有猪就快去O吧/不屈的铁棒 让痛恒久比天长/留一个记录 让别人想象

Elwing7在《慢速摄影Static:Pulse》中说道:

触手可及的云层,电子管一般的交通,音乐播放器似的大楼灯闪。背景是虚无感,时间的浓缩感。城市在垃圾场与海市蜃楼间转换。

brightX86在《LV入侵香港》中说道:

很久,很久以前,那是一个资源极其匮乏的年代,墙壁上的石膏腻子,在岁月的侵蚀下,像花瓣一样,一片一片,凋零……

于是伟大的,伟大的劳动人民,便想到了报纸,他们用报纸,来贴上了墙,那是多么美丽的墙纸啊!就是伟大的劳动人民创造的!

现在,那些资本主义,资本主义的BOSS们,竟然想到了模仿,他们模仿伟大的劳动人民的想法,来做他们虚伪的广告!

我们要消灭他们!把这些资本主义的资产家,赶到远离中国的地方,
由我们,创造社会主义的,美好篇章!

taki在《一日一冷新闻:被捕海盗爱上欧洲,不愿再回索马里》中说道:

俺们那旮答就是索马里~~~,
俺们那旮答便后用手挤~~~,
俺们那旮答人肉炖粉条,
俺们那旮答学习加勒比.
俺们那旮答没有这种人,
到了荷兰还要回去,
俺们那旮答山上有地雷,
小孩都有AK四十七.
(白)翠花,上手纸......

"苏姐姐" 在《每日一建筑,空中农场》中说道:

巨大的/蜻蜓/翅膀/
矗立在/繁华的/闹市/
中/
哦/它是/
多么/迷幻/
多么/米粒/
不明/真相/
的/
群众们/呐/快来/膜拜吧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