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9.25 , 18:29

[火星办事处] 月光之旅

# 注1 // 征得杂志方同意后,我们现将在《科幻世界》开办的专栏 [惊奇档案 / 火星办事处] 的首期(10月份)内容发布在煎蛋上:

星期六的早上,我百无聊赖地坐在办公室里,火星沙暴在玻璃窗上蒙上了一层橘色的灰尘。桌子上扔着一张几个月前从地球寄来的《每日电讯报》,角落里刊登着一则不起眼的消息:

科幻大师阿瑟克拉克爵士的最后遗作《The Last Theorem》将在8月1日出版,定价27美元。这部书由克拉克和弗雷德里克·波尔共同完成,描述了第一次月球奥运会,具有克拉克小说一贯的风格--基于合理的科学推测,而不是任性的想象。

下边还摘录了书中通过太空电梯前往月球的片段,正在我要拿起来仔细看看的时候,门被推开了,一个身穿梅花牌运动衣、脚踩飞跃牌球鞋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您好!欢迎光临由SFW编辑部与煎蛋团队(http://jandan.net)合作设立的火星办事处。这个办事处旨在提供系统而全面的新闻和资料,帮助所有怀揣着梦想的有为青年圆梦。请问,您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呢?"

"俺,俺就是活得太空虚,来这看看有甚么好玩的没有。"他突然瞥见我面前摊开的电子报纸,上边转动的月球影像让他的眼睛一亮,"对了,俺想去月球!"

"啊,我们这里刚巧有一本“月光之旅完全手册”,可以帮助你轻松适应短途宇航旅行和在月表的日常生活。我保证这本手册内容真实有效,具有阿瑟克拉克小说一贯的风格,基于合理的科学推测,而不是任性的想象。唔,不过这本手册我们还没有印刷出来,你要是不介意地话,我可以口述给你。"

"可以,反正俺不识字。"

目的地:月球
本手册的口号是:我们要去月球!但是在去之前,首先需要弄清楚一个问题:月球真的存在吗?

爱因斯坦好友的亚伯拉罕·派斯回忆了一个关于爱因斯坦的小故事。1950年的一天,爱因斯坦突然问派斯:"月球是否真实存在,还是它只存在于我们的眼中。"之所以有此一问,是因为爱因斯坦曾经就这个问题和许多当时有影响力的物理学家产生分歧,这一领域被称之为量子学。许多物理学家都想要解释月亮并不存在,它仅仅是因为被我们观察到了。

[-]
via design21sdn
按照他们的观点,月亮在被观测前,实际上并不存在于我们所知的状态中,宇宙万物都是能量运行所形成的"幻象"。每一秒钟,月亮中的粒子、引力子、反引力子等都处于一种独特的状态,当我们看着月亮时才能确定它的某一态,而且可能我们看到的只是月亮幻象反射的光子。我们每一秒钟看到的月亮都是不同的,只不过这种变化远远超出了人类的眼睛所能分辨的范围,即在粒子尺度上的变化。当我们没有观测月亮,就不能确定月亮所处的状态。

那么你相信这个观点还是相信自己的眼睛呢?本手册仅提出各方观点,在将你发射出去之后,我们不保证月球仍然呆在原来那个位置。

不可或缺的工具:地图
[-]
via gizmodo
要想去月球,地图是必不可少的装备。这是由搭载着 HD 高清影响设备的日本太空飞船"月光女神号"传送回地球的月球超高清图像。首批的月球高清全景地形图是由1127392个点测绘器,通过激光精确测绘而成。到目前为止,"月光女神号"已经收到了六百万的数据,并且还在不断地增加中。这些 3D 图像数据就会被处理成为迄今为止在宇宙探索中最清晰的地形学地图。

我们为什么要探寻月球,难道仅仅因为上边居住着嫦娥MM?或者蹲在月表学习狼嚎?错!月球上现在看起来无穷无尽的矿产才是人类真正的目标。日本宇宙航空研发机构JAXA 发表声明称,"月光女神号"收集了许多关于月球部分表明上矿物成分的报告,其中包括钍、钾和铀。这些关于地形学和矿质组成的信息将会在以后的月球计划中起很重要的作用,比如建立永久性月球基站。

这张照片是由位于木星方向的伽利略号飞船通过三个光谱过滤器得到的结果组合起来的图片,每一种矿物质含量在这些光谱面前变换出各种有趣的颜色,最终得到了这张神奇的图片。从空间上来说,这是月球三半部分的形象。蓝橙色表示,火山熔岩。下方的深蓝色表色钛矿物,而底部的粉红表色的是月球上的高地。

[-]
via 月球行走地图
如果说上边的地图都是卫星拍摄的话,我们还从NASA弄来了这张货真价实的"月球行走地图",这是1969年7月21日,阿波罗11号登月飞船的船员们的足迹所及的范围。顺便说一句,阿姆斯特朗成为月球行走第一人,但他不是孤单一人,他的同伴阿尔德林当时也在现场,只是因为他没走那么远,所以没能永载史册,真是够衰的。

"这张地图俺怎么看不懂哩?"
"'月球行走地图'是以足球场为参照物的。"
"俺不会踢足球。"
"没关系,这还有张棒球版的地图。"
"棒球是啥?"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翻页: 1 2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