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30 , 16:35

微型棋盘(后有给跳蚤钉马掌)

[-]
图中,这个微型棋盘只有火柴头大小是来自俄罗斯年仅34岁的微雕艺术家Vladimir Aniskin 的作品。这个微型棋盘只有3.5mm X 2.5mm 大小,里面的棋子不到1毫米高(0.15mm),让人叹为观止。据Vladimir 说这款小棋盘是用核桃壳制作完成,一共耗时约6个月。via

# 除了核桃壳棋盘,Vladimir 还有更多(40个)有趣的微雕作品,以下是部分作品赏析。via

给跳蚤钉马掌,他可真想得出来,每个马掌宽约0.04mm
[-]

马毛上的骆驼、针眼里的骆驼
[-][-]

潜水艇,种子航母
[-][-]

罂粟种子上的棋子
[-]

oi废话,敬请无视 - 说起微雕,勾起我一段往事

# 其实我自己也曾玩过微雕,但现在这活不经常使,有点生疏。记得以前学生时代,很是痴迷这玩意,想着好歹是门手艺,所谓技多不压身,能学(这字念xiao)一样是一样。学生时代的我年轻气盛,那时会这门手艺的人不多,不像唱歌弹吉他走到哪儿都能碰到一个老师,于是就自己从图书馆借来相关看书籍,边看边专研,理论实践两手抓。这可真不骗人,微雕这玩意说难也难、说简单也就简单,因为他要求的绘画技能并不那么苛刻,考验的是一个人的耐心和细心。你有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蛮来,所谓胆大心细说得就这个理儿。

有时我甚至可以为了一个小细节急得整宿不睡。不过我那时候用的材料还稍微有点不一样,一个是因为初学手潮不熟练,二个是因为学校里买不到质地很好的大米,所以才开始我都用普通的纸张代替,不挑剔能写字的就行。咱也不会像古人那样吟诗作对,便找来课本逐字逐句的抄写练习。兴致大发时,抓上啥就抄啥,也不讲究,什么专业教科书、同学的笔记、老师的复习资料一度成为我最炙手可热的作品。当然,这活绝不能多使,得等到关键时候方可显山露水力挽狂澜,一般来说我一年就出师那么一两次,一次是七月暑假期末考,一次是二月寒假期末考。

oi废话,敬请无视
# 微雕作品咱们也见得多了,除非你丫纳米了,一般的穿针引巧也不算太稀奇。记得小时候电视里经常拿某某牛人能在针眼作湿来吓唬人,还真蒙到我这个缺心眼,以为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后来缺心眼长大了,学会了游山玩水□湿作对,每每造访一著名人造风景砸钱区,总能看见一排一排的微雕‘艺术家’,什么叫做大米刻字、哪样叫做针眼作湿,手到擒来没什么不能的,那时我才明白‘为了生活,做个艺术家也不是什么难事。’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