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31 , 18:37

一地鸡毛

[-]

当 Terri Strick 早上打开鸡舍的时候,本指望能拣到几个新鲜的蛋,可没成想发现的却是一只吃撑了的小狐狸,还有几片残存着血迹的鸡毛。 这个小东西,Terri Strick 叫它Basil,之前已经吃了她六只鸡,两周前又回来干掉了其他的,而且因为吃得太撑,小狐狸干脆就在温暖的,被它弄得有点血腥的鸡窝里睡起大觉,任你怎么看也不出来了。
不过尽管这只狐狸如此贪婪,Strick 女士并不打算处置它,“我猜这很自然,住在乡下不得不容忍这些。”

link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