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26 , 14:16

悲惨 之 刺鳐精

[-]digg 上说右图(点击看大图)的是在湄公河抓到的淡水黄貂鱼精/刺鳐精(freshwater Stingray)有 60 平方英尺(约 5.58 平方米),不过下面留言说 digg 上给的链接(有限期不可接入中,好在还有镜像在)不是图的原初出处,这里才是,而根据那里的数
据,这位鱼精大大的面积应该是 3.15 平方米左右,从鼻子到尾尖的长度是 4.13 米。两个出处都说拍摄者是 Zeb Hogan。

Zeb Hogan 是美国 Reno 大学的生物学家,为了尽最后一点努力以拯救“现实中的尼斯湖水怪和水下世界的大脚怪”,他和(美国)国家地理协会共同发起了一个“亿万鱼类项目(Mega Fish project)”。(#估计题图是项目进行中拍的,不知那鱼精是死是活……)

大型鱼类实际上面临着比相对小型鱼类更多的危险,他们的数量正在因为渔民,污染和水坝的存在,而快速的减少。他们中的不少种群实际上已经到了灭绝的边缘。

据 Hogan 说:“对于鱼类来说,上述的三种威胁中,水坝是最可怕的。因为那些水泥怪物阻断了他们洄游产卵的路线,毁坏了他们的产卵地,结果就是,让很多河流变成了生态荒野”。

而洄游鱼类中的很多都是“精怪级”的庞大,比如生活在长江流域的中华鲟,可以重达半吨,长达7.5 米,这样比起来,上面这位刺鳐精大大就只能算是“小巫”了……

如 digg 留言上说的,著名的澳大利亚鳄鱼猎人 Steve Irwin 就死于该刺鳐精近亲,因为该精是淡水的,而Irwin 是在大堡礁玩浅水潜水(Snorkeling )时被某刺鳐穿胸而死……

# 这里提到湄公河发现的鱼界精怪人士明显多过地球上的其他河流(包括亚马逊!?),不知道和它起源于世界最高高原有没有关系 :-)
# Copyright for Jandan.net(http://jandan.net/)
# 讲到中华鲟和水坝,我室友是宜昌的,据他说,葛洲坝刚修好那几年,最少出现过数条撞坝的“孟姜鲟”……(不知道这一条是不是不河蟹……实际上为了尽量向河蟹靠拢,我已经 downsize 了我听到的“成群”……)也难怪,SX大坝修的时候一再强调对生态的保护做到位了……

# 唉,继之前遇难的美国野猪精墨西哥蘑菇精,又一名精怪界人士不幸遇难(?),哦,还有另一来自湄公河的精怪界人士不幸成仁:鲶鱼精,该精法体长 2.5 米,重 160 公斤 [ pic via ]:
[-]
[-]

还有右边[ pic via ]这位黑龙江流域的西伯利亚哲罗鱼精( Siberian taimen ),法体最少重 150 磅(约 70 公斤),同哀悼一下……

链接 | 来源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