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01 , 20:20
52

自由女神背后的圣斗士

[-]
正文前先八一八煎蛋老大 sein 的真面目,大家不要看这家伙照片上英俊潇洒、面相忠厚,其实阴谋诡计颇多。下午我在煎蛋厨房里预告了要发一个精彩的长蛋,sein 他马上就回消息说:"最好不要在周末发,攒到周一人更多啊。"……

……看,为了聚集更多的人气,连让大家晚吃两天煎蛋的大罪孽,sein 也是做的出来的。

还好有我玉树临风的 cunni 在,sein 的阴谋不会得逞。各位看官,我要在这里大声疾呼:I have a dream —— 大家有蛋的捧个蛋场,没蛋的捧个评论场,让sein老大知道周末的煎蛋,也是可以很热闹的吧:)哦哈哈哈哦哈哈哈哈哈哈……(小新动感笑)

好,八卦八完。推荐所有认为一个人所能为有限的人都看看这篇文章,了解一下在自由女神像的背后,几个不屈不挠的男人是怎样以个人的付出和坚持,最终铸就了伟大。

1865年,一个年轻的法国雕塑家 Frédéric-Auguste Bartholdi (维雷勃杜克)参加了凡尔赛附近的一场宴会,在那里他遇见了一位杰出的历史学家 Edouard de Laboulaye 。后者非常的崇拜美国,并且注意到美国即将在 1876 年迎来它的百年生日,他认为这是一个法国送给美国一个礼物的绝好时机。但是要送什么呢?雕塑家 Bartholdi 想到的自然是雕像——一个巨大的、美丽的雕像。接下来的六年里,Bartholdi 都在考虑并构思这件作品。
# Copyright for Jandan.net(http://jandan.net/)
美国之旅

1871年,Bartholdi 已经想好了大部分的细节:这座纪念雕像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女性雕像,叫做"自由照亮世界"。它的建造费用将由法国人民来支付,而它的基座则由美国来承担。

[-] 自由女神像的设计图

这个念头让他激动的立刻乘船前往纽约去寻找支持。当他踏上纽约港时,Bartholdi 注意到 Ellis 半岛上的一片十二英亩的空地,他立刻认定这就是他的雕像将矗立的地方。

Bartholdi 在接下来的五个月里环游美国寻求支持。随后他返回法国,当时拿破仑三世执掌下的政府公开的反对其自由雕像所象征的民主与共和的理念。并声称如果 Bartholdi 公开他的项目,他们就会把他投入监狱。Bartholdi 不得不暂时搁置计划,直到1874年拿破仑三世政权因俄法普鲁士战争的失败而被第三共和国所接替,他才得以重新投入这个项目。他创建了一个名为"法国-美国联合协会"的组织来募集经费,其成员为他在法国和美国的支持者。他还招募了居斯塔夫·埃菲尔(Alexandre-Gustave Eiffel)来设计雕像的钢铁骨架结构,后者很快便凭其埃菲尔铁塔而名噪于世。

匆忙的女人

但是现在,距离1876年只剩下两年了,很明显这个大雕像无法按期完成,但 Barholdi 仍决定进行下去。而想要筹集到他预估建造所需的 400,000 美元也并不容易,雕像的建造过程经常因为现金用光而停顿。Barholdi 和他的团队一次又一次的错过了"最后期限"。到了 1880 年,法国-美国联合协会不得不靠发行"自由"彩票这样带有蒙骗性致的手法来募集资金。

而在美国,情形甚至更为糟糕,这边也有一些热情的响应者,但人数远少于法国。毕竟不管怎样来说,这都是一座"法国来的雕像"。没有人确定美国是否需要一座"法国来的雕像",哪怕它是免费的。美国国会通过投票一致通过了接受这个来自法国的礼物,但是他们并没有为雕像的底座划拨任何资金,纽约市和纽约州同样没有反应。

现在,雕像的右手和火炬都已完成,所以 Barholdi 把它运到了费城的美国百年庆典上去展览,花上50美元,参观者就可以爬过三十英尺高的钢铁台阶来并站在火炬边缘的平台上。两年后,雕像的头部在一个巴黎以类似的方式展出,让人们有机会爬到头顶并从花冠上的窗口向外眺望。尽管这样的安排吸引了很多的热心人,但还是没有能够募集到 Bartholdi 所希望的资金数额。

为女神而战的男人

[-] 约瑟夫·普利策

1883 年,美国国会投票否决了一项投资 100,000 美元用于修建基座的议案,这激怒了美国历史上最光灿夺目的新闻界人物之一——约瑟夫·普利策。以至于他在他的报纸上开辟专栏来为其募集资金。他写到:"Bartholdi 的雕像很快就将以自己的方式照亮这个世界,但或许该将其改做一座'吝啬雕像',如果这就是我们对来自友好国家的一份珍贵礼物所表现出的态度的话。"在两个月没有停息的文字轰炸之后,他筹集到了修建底座所需要的 200,000 美元——中的 135.75 美元。-_____-(我们的自由女神庇护下的小强就这么失败了么?)

无处立足

1884 年六月,雕像已经完工,Bartholdi 已经在他在巴黎工作室旁的一个庭院里将其竖立了起来,原本的计划就是随后将其拆除并装船运往美国,并安装在纽约港旁边那块空地的基座上……

但是基座还远没有能完成的迹象,所以 Bartholdi 把雕像留在了庭院里。

1884 年九月,基座修建工程因为现金耗尽而停顿。估算仍需要 100,000 美元,当纽约表现出的姿态仍然是两手空空时。波士顿、克里夫兰、费城和圣弗朗西斯科等城市开始竞争,希望把雕像竖立在自己城市。

第一次没成功?那就再试一次

狂怒的约瑟夫·普利策决定再试一次。在他第一次募集资金失败的两年之后,他的报纸的读者数量已经从几千人上升到十万人以上。他希望现在他的报纸的覆盖范围够让事情发生改变的了。从1885年三月十五日开始,连续五个月内,普利策每天都在报纸上恳求他的读者们为这项计划做些什么——无论是什么人都可以,无论其贡献多小都不会是微不足道的。每个有所贡献的人都将在报纸上列名。他写到:"这座雕像不是一个法国的百万富翁们送给美国的百万富翁们的玩物,而是法国全体民众献给美国全体民众的礼物,把它当作你自己的事情吧。"

这一次,募集行为开始有了回应,到了三月二十七日,已有 2,535 人捐献了 2,359.67 美元。而到了四月一日,普利策宣布运载着雕像的法国战舰 Isere 号将要出发并在五月八日到达美国。这个消息掀起了一股风潮,到了四月十五日,他募集到了 25,000 美元。而一个月后又募集了 25,000美元(#Cunni:小强就是强,我终于明白普利策为什么这么伟大了),这些钱足够重新开工的了。

这时,生产小儿止泻剂的卡斯托里药业集团带来了一张 25,000 美元的支票,而条件是他们要求在一年内,雕像的基座上要放置有"卡斯托里"字样的标识牌,他们说到:"这样艺术和科学就美妙的结合到了一起。一个男人寻求自由的标志,以及对他孩子的关心,将会被更紧密的铭记在我们人民的心中。"卡斯托里的要求被有礼貌的拒绝了,而他们也随即收回了支票。

大功告成

在成功的宣传之后,事情有了戏剧性的发展,一场争夺底座的竞争开始在美国全国蔓延,而资金则如潮水般涌入,人们开始捐献便士和硬币,并且买普利策的报纸以追踪事态的进展——当整件事情最终尘埃落定之时,这份报纸已经爆发成为了整个西半球最受欢迎的报纸。

六月十九日,资金总额上升到了 75,000 美元。六月二十二日,Isere 号抵达了纽约,它不仅带来了雕像,也把民众对此的激动之情带上了最高点。

最终在八月十一日,普利策的目标达成了。当天报纸的大标题是:"十万美元,自由神像底座的资金募集成功"。共有超过 120,000 的人为其捐款,平均每个人八十三美分。

建设底座的人物现在平稳的向前推进,它于 1886 四月完成,并且开始搭建自由女神像,首先是内部的钢铁骨架结构,然后则是一块一块的搭起外部的皮肤。最终在1886年的十月二十八日,举行了由当时的总统 Grover Cleveland 主持的揭幕式,雕像正式向公众开放。比原定的 1876 年七月四日晚了十年。

是的,它迟到很久,但要比没有要好的多。

[-]
1886 年的自由女神像

沉默寡言的女子

女神像的形体以 Bartholdi 后来的妻子为原型创作,面容则取自他的母亲。关于自由女神像,最贴切描摹了她的诗句是:

Give me your tired, your poor,

Your huddled masses yearning to breathe free …

(#Cunni: 这首诗我不大敢译:)

这是"新巨人"(The New Colossus)诗中的一部分,这首诗由纽约女诗人 Emma Lazarus 在1883年写成,她为纽约设计学院为雕像底座集资所举办的一次拍卖会捐赠了这首诗歌。在 1903 年,它被刻在雕像底座上,成为了雕像永恒的一部分。

#Cunni Update :

超强的Kayzee同学在评论中翻译了最后这首诗,我觉得译的颇好啊,大家欣赏一下:

----Copy Kayzee 的分界线----
我试一下翻译最后的那首诗。
这首诗来自 Emma Lazarus

叫The New Colossus

Not like the brazen giant of Greek fame,
With conquering limbs astride from land to land;
Here at our sea-washed, sunset gates shall stand
A mighty woman with a torch, whose flame
Is the imprisoned lightning, and her name
Mother of Exiles. From her beacon-hand
Glows world-wide welcome; her mild eyes command
The air-bridged harbor that twin cities frame.
"Keep, ancient lands, your storied pomp!" cries she
With silent lips. "Give me your tired, your poor,
Your huddled masses yearning to breathe free,
The wretched refuse of your teeming shore.
Send these, the homeless, tempest-tost to me,
I lift my lamp beside the golden door!"
—Emma Lazarus, 1883

其中的

Give me your tired, your poor,
Your huddled masses yearning to breathe free,
The wretched refuse of your teeming shore.
Send these, the homeless, tempest-tost to me,
I lift my lamp beside the golden door!"

给我/你的疲惫,你的窘困,
和你那些渴望呼吸自由的民众,
还有被你那富饶的海岸遗弃的不幸的人们。
把他们,那些无家可归的人,那些饱受折磨的人,送给我,
我会在黄金大门旁举起火炬,
(等待他们)。

其中的you,应该是指前文的ancient land, 我的理解是欧洲

链接 | 来源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TOTAL COMMENTS: 52+1

[2] 1 »
  1. Ice阿肥
    @6 years ago
    921860

    好多不认识的蓝名……

  2. 892608

    Ling译的不错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