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11 , 12:03

翻译、翻疫和译写

[-]# 图片来自 Chinglish Group

一直以来翻译都要讲究信达雅,无数经典名著都在向我们传达这一至高教义。这样的作品看多了,如同乔榛与丁建华的黄金配音组合,无论酸辣粉还是生猛海鲜都有点五成牛排的感觉。有人把这种“汉化”的外国文字称为“翻译体”——虽然这个词在学术上尚无明确定义,但大多数人大致能明白它指向的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

而过于执著忠于原文的直译,有时反而变成不知所云的天书。比如《水浒》某英文版本把武松同学的口头禅“放屁”给直译出来,估计鬼佬看得十分头大吧。与其成为被诟病嘲笑的“翻疫”,不如进行适当的加工或解说。老六曾在《另一种翻译》写道:“由于语言习惯和社会文化背景的不同,这种翻译往往要对原文进行较大脱化,以便观众能够迅速而深刻地理解。”于是或多或少的译写就产生了。翻译家肖毛说,译文有如女人,译着有如叛徒。女人者,漂亮的不忠实,忠实的不漂亮,可见译者的两难。所以近来有声音说,只要译文能大体传神,纵使稍稍改写或有些翻译错误,读者也该原谅,因为他看到的是美女肖像,而非美女本人。

哈哈,我算不算在为煎蛋的“再创作”方式辩解?不过我们这种有意无意的译写方式是在搜寻大量信息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的,而主要动因是出于避免版权的纠纷。即使改日原作者找上门来,也可以理直气壮的说:“你看——我也有49% 的版权的……”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